设置

关灯

第九十章 平定颍川

    且说波才、高升与严政三将围攻关羽,关羽脸上毫无惧色,反倒是带着一抹嘲讽。

    此等土鸡瓦狗之辈,也敢前来与关某过招?

    狂风呼啸,关羽胸前的长髯纷飞,丹凤眼中闪过了一抹精光,周身杀意决然。

    波才怒吼着提刀杀至,关羽八风不动,稳坐马上。

    待波才杀近,关羽眼中杀机毕露,青龙偃月刀激荡而出。

    手起,刀落,波才的脑袋随着一道青光不翼而飞,胸腔中的热血猛的喷出。

    高升与严政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波才已是颍川黄巾的头号猛将,就这样被人一刀给斩了?

    他俩愣着关羽可没闲工夫等着他俩,关羽催动胯下神驹,飞奔向前。

    高升与严政目眦欲裂,拔马便走。

    关羽马快,眨眼间便追上了二人。

    两道青光闪过,地上又多了两具无头的尸体。

    失去了主人的战马惶恐的打着响鼻,不安的用前蹄刨地。

    关羽命人将波才三将的人头收敛,随即拍马杀向了负隅顽抗的黄巾军。

    一边纵马疾行,关羽一边喝道:“主公有令,胆敢负隅顽抗者,尽数戮之!”

    “诺!”关羽身后的将士齐齐喝道。

    接下来的战斗没有任何悬念,黄巾军中有名有姓的将领,不是逃走便是被杀,地公将军张宝被生擒。

    十五万黄巾军,或是死在了烈火当中,或是投降,或是被杀,只有一少部分人侥幸逃出生天。

    ……

    战毕,天色已是大亮。

    皇甫嵩与朱儁满脸喜意,快步来到了吕布的身前。

    朱儁笑着说到:“哈哈哈,奉先,痛快,当真是痛快!”

    皇甫嵩也是笑道:“今日之后,奉先之名必定是家喻户晓啊!奉先之功,更是名垂古今!”

    吕布虽然听后心中很受用,但还是谦虚的拱手道:“将军言重了,全赖二位将军将黄巾逼入绝境,外加将士们戮死奋战,今日才能取得此功,这是三军将士们一同取得的战功,吕某岂敢独享?”

    朱儁摇头道:“奉先呐,你这人哪都好,文韬武略鲜有敌手,可你就是太厚道了!你这样,早晚会吃亏的!”

    吕布听后险些笑出声来,我太厚道?老将军您这眼睛可得好好治治了。

    不料皇甫嵩也是说到:“不错不错,奉先,你宅心仁厚,义薄云天,但人心险恶,奉先今后还需多加提防才是啊!”

    宅心仁厚,义薄云天??!

    吕布嘴角一抽,得,这两位老将军的眼睛都得钱治了!

    这时朱儁开口道:“奉先,无论是行军打仗还是出谋划策,老夫都甘拜下风,可不知奉先酒量如何啊?要说这酒量,这半辈子老夫就没怕过谁!”

    顿了顿,朱儁接着说到:“怎么样奉先,可敢与老夫斗酒?”

    吕布听后心中暗笑,谁也不怕谁也不服?今晚你扶墙就行了!

    想罢吕布爽朗的笑道:“固守愿也,不敢请尔!今夜,布便舍命陪将军,与将军来个不醉不归!”

    朱儁听后哈哈大笑:“好好好!咱们先将这些黄巾降兵处置妥当,然后再畅饮一番!”

    接着朱儁把目光投向了皇甫嵩:“义真兄,你意下如何?”

    皇甫嵩苦着脸说到:“你朱公伟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老夫岂敢不从?”

    朱儁笑道:“哈哈哈,如此甚好!到时咱们再将那曹孟德叫来一起吃酒,虽然那曹孟德的品行老夫不是十分认可,但此人的酒量倒是不错,宴席上的话也不少,叫上他定能使得晚宴平添几分趣味啊!”

    皇甫嵩也是点头道:“正是如此,那曹孟德虽为宦官之后,但为人也称得上是忠肝义胆,只不过有些纨绔心性,罢了罢了,不提这些琐事了,咱们还是先将这些降兵处置了再说!”

    吕布拱手道:“全凭二位将军吩咐!”

    ……

    夜凉如水,月上枝头。

    皇甫嵩、朱儁、曹操、吕布、薛仁贵、关羽、张飞、典韦等人同座而饮。

    宴会开始之前,吕布命曹少钦仔细查探方圆百里的黄巾动向。

    但曹少钦带人一直查探了二百余里,也未发现大批黄巾的踪迹。

    吕布得知了此情况,这才安心的与皇甫嵩等人吃酒赴宴。

    小心驶得万年船,虽说刚取得了大胜,但吕布仍不能掉以轻心。

    此时张宝已经被关在了囚车中,被重兵押解,随着皇甫嵩的战报一同赶往了京城。

    曹操虽是有伤在身,但却没有扫了大家的兴致,瘦弱的身影准时出现在了晚宴上。

    众人坐定,皇甫嵩起身端着酒杯说到:“这第一杯酒,诸君请随老夫敬奉先!”

    吕布赶紧起身说到:“不可!将军容禀,布以为,这第一杯酒,当敬那些战死的将士们!”

    皇甫嵩点头道:“奉先所言甚是有理,这诸君请举杯,我等满饮此杯,敬战死的将士们!”

    酒一下肚,吕布便尝出来了,这酒是辽东佳酿,并非是精酿,更不是琼浆玉液。

    毕竟是自家的酒,吕布怎能尝不出?

    第一杯酒喝完后,皇甫嵩端起了第二杯酒,冲着吕布笑道:“奉先呐,这第二杯酒敬你,你还有何话可说?”

    吕布苦笑道:“将军盛情难却,布岂敢推三阻四?”

    皇甫嵩笑道:“哈哈哈,来来来,咱们大伙敬奉先这杯!”

    一旁的朱儁起身说到:“奉先你也别推辞了,要不是你想出了火烧贼军的主意,今日我等岂能在此吃酒赴宴?”

    曹操也是起身说到:“奉先兄,请满饮此杯!”

    吕布拱手道:“诸君,请!”

    说罢众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整个宴会上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随后,吕布起身说到;“皇甫将军,朱将军,这第三杯酒,布敬二位将军!二位将军戎马半生,为大汉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两位将军的大名,布可谓是如雷贯耳啊!”

    皇甫嵩与朱儁笑了笑,跟吕布商业互吹了几句,随即众人共饮了第三杯酒。

    这第四杯酒,吕布敬的是曹操。

    吕布起身说到:“孟德兄,今日之事布深感内疚,险些让孟德兄殒命于乱军当中,幸亏孟德兄福泽深厚,要不然吕某今后有何脸面见人?故这杯酒,布敬孟德兄,权当作给孟德兄赔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