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十三章 灌醉曹操

    吕布听后点了点头,这曹老板分析的可谓是入木三分,半点不差。

    于是吕布开口道:“孟德兄,那入京为官的得失何在?”

    曹操笑着说到:“若是入京为官,首先吗,便是升迁要比地方快上不少,不说别的,单说你在朝堂之上,一番话给皇上说的龙颜大悦,那你即刻便会升官发财,平步青云指日可待。在朝为官,你所接触的人物也是不同于地方。在朝中,若是你八面玲珑,能靠上一颗大树,那自然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如日中天的十常侍,四世三公的袁家,愈发强势的何大将军,弘农的杨氏,这些皆是可以选择投效的势力。”

    闻言吕布笑道:“那布靠上了孟德兄这颗大树,可否在底下乘凉?”

    曹操笑骂道:“你这竖子,休要拿曹某寻开心。曹某算是哪门子的大树?不瞒你说,曹某与那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相差的也没有多少,若是奉先真的入朝为官,切莫与曹某走的太近!”

    吕布正色道:“孟德兄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难不成我吕奉先就是那趋利避害的小人?吾与孟德兄虽是今日初始,但却无话不谈,相交莫逆,吕某岂会因为小人的短浅目光而对孟德兄避而远之?”

    曹操赶紧说到:“奉先恕罪!是曹某吃多了酒,胡言乱语了,还望奉先莫怪!”

    紧接着曹操站起身来,豪气冲天的说到:“奉先,请再为愚兄开酒!奉先的这番话,愚兄从未在别人的口中听过!今日愚兄不胜欢喜,就算醉死在这又有何妨?来来,开酒来!”

    “哈哈哈!布这便为孟德兄开酒!”

    吕布起身为曹操开了一坛酒,将其稳稳的放在了曹操的桌前。

    狠狠的灌了一口酒后,曹操继续说到:“愚兄继续刚才的话,入朝为官,适才愚兄所说的皆是利处,可其弊端,并不比其利处少上什么。一旦入朝为官,奉先则必须择一方势力加入,孑然一人,无异于无根的浮萍,难以立足。进入一方势力后,你与这方势力便算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若是这方势力的领袖失势,那这方势力便会轰然倒塌,或是换一人成为领袖。如此一来,你先前所作的所有便全都成为了无用功!”

    再度灌了一口酒,曹操接着说到:“而且你加入了一方势力,比如说你加入了何大将军的势力,那十常侍便会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将你除之后快,到那时,十常侍便会不断给你下绊子,或是给皇上进言陷害,许多人都是倒在了这一步。入京为官的凶险,不是在地方任职可以相提并论的,一旦走错一步,便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深渊泥沼,难以自拔啊!到那时,若是你在身处的势力中有那么一丝价值,那该势力的领袖便会捞你一把,但捞不捞的出,这种事谁又说得清呢?”

    吕布听后久久未语,他想过入京为官的利弊,但却不曾想到竟是如此的凶险!

    如同曹老板所说,只要一步走错,便可能万劫不复!

    可到时灵帝强召自己入京为官,自己又能如何?

    难不成现在便要起事造反?那与螳臂当车、蚍蜉撼树又有何异?

    但吕布转念一想,情况未必有想象的那么糟。

    就算灵帝召自己入朝为官,那自己听命便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不听命又能怎么办呢?

    实在不行就投到十常侍门下,反正只要灵帝在位,十常侍的大树便能靠得住!

    以吕布与张让的关系,不说飞黄腾达、平步青云,但想保住性命还是不成问题的。

    至于骂名,到那时就不必考虑了,命都保不住还要名声有什么用?

    但这是最糟情况下的对策,若是尚有办法,吕布不会轻易投到十常侍门下。

    毕竟顶着个阉党的名头行走江湖,这对吕布今后的发展很是不利。

    在这个年头,有时候名声甚至重于生命!

    要不然大耳兄一个织席贩履之辈,靠什么获得一堆文武的投效?

    还不是他仁义的名声,外加上汉室后裔的身份。

    要不然靠什么?靠他草鞋织的好?

    但辽东太守的职务,丢了倒是有些可惜,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到那时将麾下文武尽数迁往丹阳便是。

    还好提前买了个别处的太守,要不然手底下这帮人竟成看无家可归之人!

    但吕布给李靖买丹阳太守的时候,还真没想着有这一天,那时候的吕布,不过是图谋丹阳精兵罢了!

    可吕布突然想到,此时黄巾还未平定,现在想这些是不是为时过早了?

    而且自己入京为官,辽东并不一定要舍弃,送些金银给张让,叫张让帮着运作一番,将王猛改任为辽东太守便是!

    这时曹操打断了吕布的思绪:“奉先,奉先?!”

    吕布回过神来,对着曹操笑道:“哎,孟德兄,布在这呢!”

    曹操笑着问到:“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吕布眼珠一转,笑着对曹操说到:“布在想,孟德兄在朝中所依靠的是哪颗大树?”

    曹操也不隐瞒,笑着说到:“曹某哪有什么大树可依靠,曹某亲近大将军何进,但心中却是倾向于当今天子,这样说奉先能明白吧?只恨天子不理朝政,想要完全依靠天子,无异于自取灭亡罢了!”

    曹老板说完吕布就明白了,曹老板这是忠心耿耿的保皇派啊!

    但灵帝不理朝廷,十常侍把持朝政,曹老板只能暂且依附于大将军何进麾下,以观后效。

    随后曹操问到:“奉先,不知你思虑的如何了?是继续留在地方做官,还是入京为官?”

    吕布笑了笑,随即说到:“这事并非是吕某能决定的,如何抉择,还要看皇上如何安排,孟德兄觉得呢?”

    曹操点头说到:“贤弟所言甚是有理,此时并未是你我二人能敲定的事情。好了,不说这些了,来,你我兄弟二人继续吃酒!”

    吕布拎起酒坛说到:“孟德兄请!时辰也不早了,不若你我二人干了这坛酒如何?”

    曹操苦笑着说到:“奉先啊,你这是想要了愚兄的小命啊!罢了罢了,舍命陪君子,来来!”

    随即曹操拎着酒坛说到:“奉先贤弟请!”

    两个酒坛撞击在了一起,酒坛中的酒被吕布与曹操“咕咚咕咚”的饮下。

    饮罢,曹操扯开了衣襟,仰天长笑。

    笑罢,曹操豪气冲天的说到:“世人,昨日看错了我曹操,今日又看错了,也许,明日还会看错。但这又有何妨?我,仍然是我,我从来不怕别人看错我!”

    说罢,曹操一头栽在地上,很快便打起了鼾。

    吕布也喝了不少,但还没有到人事不省的地步。

    吕布笑着摇了摇头,一把背起了曹操,将其交到了他亲兵的手上。

    随后吕布回帐休息,一夜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