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2章 送更多人过来

    高拱走的时候,甚至都没管朱载坖跟着送出来,头也不回的就去了。

    送走这位老师,朱载坖才松口气。

    要是让高拱在皇庄里留的时间长了,万一被发现自己在搞火器,还练了一批亲军,这事情可就不好办。两人是师生关系,又不能杀人灭口,那时才更作腊。

    不过,将政治这本书交给高拱,朱载坖也是有着打算的。

    严世藩与景王两人赌输了赛马,还答应要将沙勿略送到这里与自己结识。朱载坖是要让沙勿略多介绍些西洋科学的,必然会翻译许多西方科学书籍。至少在高拱这里,等于提前打好伏笔。

    若是有人再以此为由,找自己麻烦,那老师高拱便会作为支持者出现。

    次日,有人送两名都有四十来岁的西洋男子到了皇庄。

    景王倒也认赌服输,没在西洋人这件事上找什么麻烦,很是痛快的把人送了过来。

    两个西洋人都是一样的衣服,里面是黑色长衫,外面罩了一件无袖的白袍。

    朱载坖在自己的书房接待了两人,互相打量之后,便请两人落座。

    右方的西洋人是一头棕红短发,微微发胖,但面容和蔼,很是让人容易产生亲近感。而左方的西洋人则一头黑卷发,目光明亮清澈而淡定,显然更加有主意一些。

    “远方的客人,我听到我的弟弟说,是你们送给了他那几匹马。”朱载坖身为主人,当然先打招呼,“因此,我对你们也产生了好奇心,特意让他送你们过来见一见。不知道你们是为了什么,要远渡重洋,来到遥远的大明。”

    只见那位黑卷发的西洋人却站起身来,以手抚胸道:“上主保佑,尊敬的皇子殿下。我们来到大明,是为了传播我主的荣光与福音。传播我主的仁和善、爱与仁,让世有人主可依靠可信赖,并愿意向主所倾诉。”

    朱载坖对他所说的并没什么兴趣,便一摆手道:“你就是沙勿略?”

    “正是在下。”沙勿略微微一笑,介绍另一人道:“这位是我的好友,阿尔卡佐瓦。”

    “你的大明话说的倒也不错,想必两位先生来大明也有相当长的时间了吧。”朱载坖随意的问道。

    沙勿略的眉头却皱了起来,摇摇头道:“不瞒殿下,我虽然大明话说的还不错,但这都是在大明沿海的海岛上所学。真正踏足大明的大陆,还没多久。明国因为闭关,所以对于我们这些外来之人,并不怎么欢迎。”

    “海岛?”朱载坖注意到这两个字,“难道沙先生与倭寇之流,还有些交集不成。”

    沙勿略也不惊慌,反而大方的点了点头,“我所认识的商人与他们有交易,送我来大明也是交易的一部分。殿下并不用担心我,对于倭寇来说,我们两个人只不过是货物。”

    对方这么说,朱载坖就明白了,这两位传教士就是偷渡客。

    朱载坖没再问他们是如何碰到景王与严世藩的,这显然是正在东南的罗文龙所介绍。

    “两位先生,你们既然想在大明传播耶稣的福音,本王可以提拱一些便利。”朱载坖看着两人,正色道:“但是这不是无条件的,本王对于西洋的科学很感兴趣,希望两位可以翻译一些这方面的书籍。”

    沙勿略与阿尔卡佐瓦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很是意外,但又非常惊喜。

    他们自登陆大明,这一路走来,根本就是四处碰壁。被人当货物一样送到了海岛上,又被送到严世藩和景王那里,根本就没能感化任何一个人。即使联系资助他们的佛朗机商人,送来了五匹弗里斯兰马,也没能换取景王和严世藩的一句允许传教。

    对于景王与严世藩的身份,他们两名传教士当然知道,是明国的大官与皇子,都是身份很高的人。否则也不会送弗里斯兰马。只是没想到,明国的高官和皇子不太讲究,竟然收了礼没办事。这还不算,最后连他们两个人,都一同送到了裕王的府中。

    朱载坖看得明白,严世藩和景王赌马将弗里斯兰马给输了,自然也就不会再管这两人。所以就干脆送他们到了自己的皇庄,和甩包袱一样甩给自己。

    但是朱载坖却异常的激动,这两人的价值极为巨大。要知道能来到东方的传教士,都是知识极为丰富的学者。如果用得好,他们可比那五匹弗里斯兰马要有价值的多。

    要帮助这两人传教,朱载坖也不会特意的去帮助,只要给他们建一所小小的教堂,便由他们自行传教即可。大张旗鼓的传教,朱载坖是做不到的,这两个教士也不用想那么多。

    “如果是这样,我们两人非常愿意。殿下真是一个好人,愿主保佑你。”沙勿略这次是诚心诚意的祝福。

    阿尔卡佐瓦也兴奋的跳起来,去亲吻朱载坖的手背。

    结果被田义一瞪眼,硬是给吓住了。他这才想起,好象东方人并不喜欢西洋的一些礼节。

    朱载坖笑了笑,接着道:“别处不敢保证,在我这皇庄里,建一座教堂还是可以的。在这里可以传播你们的教义,但不许你们强迫别人。”

    沙勿略和阿尔卡佐瓦并不觉得委屈,连连点头答应下来。

    在他们两人看来,只要有了信徒,就能将教会建立起来。自然而然的,也就可以开枝散叶,发展到整个大明。

    “仁慈的殿下,您简直是主派来的天使!”沙勿略大声的赞美道。

    田义却急了,当下喝斥道:“那番僧,休要胡言!裕王殿下乃是当今皇子,身份贵重无比,可不是你那什么主能派的。就你所说的天使,也只不过是我大明的钦差而已,身份也不如我们殿下更尊贵。”

    沙勿略他们两个都懵了,怎么天使会是钦差?这是啥和啥,难道大明早就知道主?

    “两位勿怪,我大明皇帝陛下所任命的使节,往往被人尊称为天使。”朱载坖只能亲自解释道。

    田义知道自己闹了笑话,急忙退回朱载坖的身后,低着头不敢再多嘴。

    “如果有可能的话,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可以去拜访大明的皇帝陛下呢?”沙勿略试探性的问道。

    朱载坖摇摇头,笑道:“想见陛下,只能是外国的使节,必须要有国主的国书。两位若只是传教,就想着伪造国书晋见陛下,那就是犯罪,会被杀死的。不过,资助两位的商人是谁,或许可以通过贸易勾通大明与弗朗机的往来,送更多的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