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3章 塞外风云起

    虽然沙勿略没说要伪造国书,但是朱载坖却已经看出来对方的打算,先提个醒。

    这种事又不是没有,而且就是弗朗机人干过的事。

    “尊敬的殿下,难道我们只能在您的皇庄里传教吗?”沙勿略不是傻子,看出朱载坖是要控制他们。

    “不不不,你们并没有受到任何限制。”朱载坖要的是他们尽心干活,可不是心有怨怼,“我这里只是给你们提供一点便利条件。另外,每翻译一本西洋书籍,我都会给你们相应的报酬。”

    沙勿略和阿尔卡佐瓦同时躬身,对着朱载坖行了一礼,“感谢仁慈而慷慨的殿下,我们会做好这些事情。”

    在这个年代,大明的科学技术并不比欧洲落后,但是欧洲也开始了自己的大航海时代。这一场波澜壮阔的地理大发现,使欧洲得到了广阔的市场和原材料产地,巨量的财富极大的刺激了科技的进步。

    朱载坖引入欧洲的书籍,本着输入文化思想与科学技术,开阔大明的眼界,让更多的大明之人能开眼看世界。

    实际上,明代远没有《明史》所写的那么差,反而人们是更开放的。对于新鲜事务的接受能力,和研发能力相当的强。例如世界第一例载人火箭,就是在明代制造出来的。虽然这个叫万户的人没能成功飞天,但他的事迹足以表现出,大明之人的求知欲。

    大明朝的科技成就,远不是后来的所谓康雍乾盛世所能相比,不但没有任何进步,甚至是出现了大幅倒退。只不过历史的书写者,都是为了当时的统治需要而写,所以并不能完全不愿真相。

    朱载坖就是要在大明这个相对开放的环境里,引入新思潮和新技术。一是转变世人的思想,二是要推进大明的生产力。

    而沙勿略与阿尔卡佐瓦,则是朱载坖的重要棋子。只有这类学者型的传教士,精通双方语言文字,才能做到这一点。

    叫来了孟冲,让他先将沙勿略与阿尔卡佐瓦安置好,并划出建立教堂的地点。

    “两位,你们可以写信,给资助你们的人。”朱载坖微笑看着两名传教士道:“我会派人送到海上,让人交给他。”

    “我的那位朋友叫多列,人还在东瀛鹿儿岛的宇治城。”沙勿略倒也并不隐瞒,“如果殿下能让人将我的信送出海,我想不用多久,他就会与我来见面的。”

    朱载坖等沙勿略写好信,便安排人去送与王直。鹿儿岛与王直的五峰岛相距不远,想必王直能很快就将信送到。

    至于沙勿略认识的朋友在东瀛,朱载坖暂时并不想知道,只要这两个传教士还想在大明传教,那就是跑不了的一大笔财富。

    朱载坖这里一切都发展的还算顺利,可是这时的关外却并不平静。

    秋高气爽,关外的草原上牛羊正肥。瓦蓝瓦蓝的天空中只挂着几朵点缀的白云,不时会传来阵阵牧歌唱和之声。

    朵颜卫的大宁城矗立于草原之中,自明成祖靖难之后,这里便成了朵颜卫的驻地。只是后来因为与蒙元余部勾结,又被明成祖扫荡一番,成了座破败的残城。

    至今百十年来,才刚刚恢复了些元气。嘉靖二十九年朵颜都督影克,曾引俺答汗入寇北京城下,但这两年却年年派人入京贡马以示友好。

    蒙人不擅建城,这大宁便一直破败着,可是城内却依旧人来人往,很是热闹。许多汉人和女真商人来往其间,与蒙人互相交换和购买货物,直到夜幕升起,这里的空气当中才飘起烤羊肉与马奶酒的香味。

    城中的都督府里,影克正派人清点验看马匹。又到了派人入京贡马的时节,可不能轻视。若是哄得汉人皇帝高兴,便是大笔的银子和财物进帐,远比在广宁马市交易要值钱的多。

    这汉人皇帝就是好面子,只要装做顺服的样子,送上几句好话,便会有大量的金银、瓷器、茶叶和丝绸送上。除了人傻钱多之外,影克真不知道如何形容。

    影克如今刚刚三十多岁,成为都督的这些年来,因为与大明交易马匹,让整个朵颜卫都过上了富裕的生活,倒是很得部众的拥戴。

    只是影克仍旧并不满足,他还记得四年前那次带兵入关,才有了今天朵颜卫的富有。

    正在他想着将来如何壮大朵颜卫之时,忽然感觉到脚下的地面都在震动!

    轰隆隆!如赋滚雷划过天边!

    影克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有大批的骑兵奔驰,才会产生的现象,至少要五万骑兵之上才行!但这可是朵颜的大宁城啊!

    “来人!整队迎敌!”影克披起自己的皮袍,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声呼喝着冲出门去。

    整个大宁城已经乱成了一团,影克骑着马带人往城外冲,可是却有无数的人在街面上乱跑,影响了他们的速度。

    等他带着自己的骑兵冲出城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处于一片无边人海一般的包围之中。

    四周都是耀眼的火把,火把之后是一层层,看不到边的人墙。再往后便是昏暗的草原,还有暮色极深的天空。

    “我是察哈儿部的打来孙汗。”一个沉稳浑厚的声音从层层人墙后传来,“朵颜部要么臣服于我,归于我的麾下,要么便死战在此。”

    而后周围就是一静,影克除了听到风吹草叶的轻响,便是马匹踏地和打响鼻,还有弓弦逐渐绷紧的嘎吱声。

    影克的后背上立时流下冷汗,一回头,便看到手下们脸上的惊慌之色。

    知道大势已去,影克握着手中的长刀,用了几次力,却都觉得这往日和草叶一样的刀,如今沉重到了极点,根本提不起来。

    当啷一声,长刀被扔在地上。

    影克翻身下马,颓然单膝跪地道:“朵颜首领影克,愿臣服并追随大汗左右。”

    那浑厚的声音再度响起,“很好,你还是比较识时务的。既然如此,便引大军入城休息吧。”

    在影克的引导下,数万骑兵缓缓的行入大宁城。

    看这些风尘朴朴的彪悍骑兵,影克心中全是深深的无力感。

    大宁城中的空地上,已经立起一座大帐,帐外代表大汗驻地的大纛被高高立起。大纛旗上的苍狼白鹿图腾,随风舞动,这是黄金家族的标志。

    “影克,安逸的生活已经让你失去了苍狼后裔的警觉。”主位上一名两鬓梳着小辫,颈上戴着金项圈的雄壮大汉,直视下首的影克,“休息一晚,明天召集你的部众,随我出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