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4章 殿下神算

    打来孙汗,同样三十出头,甚至比影克的年龄还小几岁。但是长年的征战,反而显得比实际年龄沉稳苍老些。

    影克对于打来孙汗当然有些了解,别看对方说的热闹,可他只不过是俺答汗的手下败将。这次突袭自己的朵颜部,怕也是被俺答汗给逼得无处躲藏,才起了东进的念头。

    “不知道大汗还要征讨哪里?如果影克熟悉的话,愿为大汗前驱。”影克刚刚臣服,正是需要表忠心的时候,便自动请缨道。

    打来孙汗两眼目光炯炯,看着案几上的舆图,手指向西挪动,“广宁府,此地靠海,地势狭长。如若一举拿下,便会将辽东从大明的版图之上切割下来,而且汉人擅长种植粮食,等拿下辽东全境,再回身与俺答决战便无粮草之忧。”

    影克不敢乱说什么,这是俺答汗与打来孙两位黄金后裔之间的事情,他这个小小的部族首领根本就不够看。

    原来靠近辽东这边,可是除了朵颜卫还有泰宁卫与福余卫,但是都在前二十年的草原攻杀之中没落。现在两卫剩余之人,已经并入了朵颜卫。

    “听说,几年前你引领着俺答的人进了关,攻到北京城下?”打来孙汗盯着影克道。

    “当时俺答汗势大,影克虽有朵颜部万骑之众,但也无力抵抗,只能俯首听命。”影克急忙解释道。

    这种事不解释清的话,会死人的。

    打来孙却还是并不放过,追问道:“你跟着俺答进关,想必捞了不少好处吧?你们朵颜部,也应该有许多人都感念他的恩德才对。”

    影克只得接继解释道:“不瞒大汗,俺答对于我们朵颜部也只是裹胁利用罢了。虽然我们朵颜部得了好处,可是我们的战士也死了不少。汉人的火器相当犀利,只是威力小了点。否则的话,我们朵颜部也不会还有这些人存在。”

    点了点头,打来孙居高临下的看着影克道:“跟着我,朵颜部一样会有好处。但有一点,你们不可再与俺答有联系。如果这点做不到,朵颜部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单膝跪地,影克立时表示忠心道:“大汗放心,我影克今日既然已经决定追随大汗,便不会再更改!不过,有一件事影克要报与大汗所知,那广宁城可是总兵府所在。大明辽东总兵赵国忠,数年前曾小败俺答汗,不可小视。”

    “明人有如此厉害?”打来孙却是不信,嗤笑道:“若真如此,只怕草原上早就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了。不管如何,不拿下广宁城,对我们都不利。”

    “既然大汗心意已决,那影克愿意为大军前锋,直捣广宁!”影克躬身道。

    打来孙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才挥了挥手让影克下去。

    若是推三阻四,不想出力只想着混下去,打来孙一定不会让他如意。现在影克自己主动请命,这就再好不过,可以先用着。

    次是一早,大队的骑兵从大宁城中列队而出。

    影克带队走在最前面,身后就是自己朵颜部的两万轻骑。

    除了影克自己有些闷闷不乐外,这些部下可没有任何被吞并和控制的感觉。蒙人的草原上,从来都是弱肉强食。只要你够强大,天天吃成个胖子也没人管你。但是你弱小,被吞并,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大家早就习以为常,根本没有任何不适。

    轰隆隆,马蹄声如雷,滚滚而过。踩踏的草原上草丛倒伏,黑色的泥土翻起。不时的惊起几只野免野鸟,或者数十只黄羊和野狼。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刚刚大队一出大宁城,便从远处的一片草丛中站起个年轻人来。此人一身普通牧民的打扮,但是目光炯炯,还长着双眼皮,分明就是个汉人。

    “朵颜卫昨天接纳了那许多的骑兵,今日又要出动?看那方向……莫不是广宁城!”年轻人脸色一变,死死的盯了一眼西行的骑兵大队,立时转身钻入草丛深处。

    不多时,便有一骑快马从草原上冲出,直奔铁岭卫而去。

    这年轻人,正是被李成梁派出来的新军中人。按着朱载坖的练兵小册子,这样放出来侦查的游骑最是重要,至少要放出来两百里。

    除了朵颜卫这里,更西边的建州卫,还有北边海西女直的撒剌卫,都有小队的新军游骑。

    从朵颜卫的大宁城外,传递消息到铁岭卫,一路上每五十里便安排有人接力。因此也没耽误多少时间,傍晚之时,李成梁便收到了蒙人大举入寇广宁城的消息。

    李成梁对于此事非常紧张,察哈儿部铁骑至少五万,再加上朵颜部的骑兵,差不多有七万兵力。如此多的人马攻打广宁,恐怕这广宁就危险了。

    此时的铁岭卫并无指挥使,李成梁这个指挥佥事说了算。当即便派人通知了顾承光,请其前来议事。

    当晚,两人一碰面,李成梁便告诉顾承光蒙人攻略广宁城之事。

    顾承光听了这话,两眼放光,“我伯父为镇远候,这爵位将来可就是我的,也是将门之后。如果没点战功,我都不好意思袭爵。李大哥,你说这仗怎么打,咱们干他一票。”

    李成梁皱眉沉思,过了片刻才道:“女真如今也不安稳,咱们带着新军一走,万一他们打过来可不好办。”

    “就凭他们?”顾承光嘿嘿一笑,“殿下早就算准这些事,已经捏住了女真人的七寸。不然的话,我为何卖火器给他们?咱们将军中旧有鸟枪之类,都卖与了女真,他们用的可是很顺手。如果真要得罪了我们,那就断了他们的火药和火器,他们就只能将火器当烧火棍用了。”

    “女真人就不会还用弓箭吗,他们这些人行走山林如履平地,弓箭正是合用。”李成梁还是有些不太确定的道。

    顾承光笑了笑,“殿下早已让我将火器三段击之法教与女真人,他们买了火器,就想打回建州女真故地。现在正与朝鲜兵交手,要夺回鸭绿江东的会宁,再得罪咱们可就太不划算了。”

    李成梁这才放心,却又对于京城中的朱载坖更加敬畏。若是都在裕王殿下的算计当中,那就太可怕了。

    “殿下神算,那么明日我等便一同出兵。”李成梁也有些跃跃欲试,“我带着刚训出的三千骑兵先走长城之外,你领新军押着辎重随后跟上。咱们在镇远关外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