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8章 此战窝囊

    数万蒙人骑兵,从被毁坏的镇远关口冲出。

    刚一冲出关口数十丈,便左右分成两股,远远的绕开新军火铳兵的正面。这两股骑兵仿佛两条狰狞巨蟒一般,要将新军给绞杀殆尽。

    与察哈儿的前锋战过一场,虽然眼前的骑兵数量更多,但也不能让顾承光再惊慌失措。

    他指挥火铳兵方阵转向,这是早就演练过的,很是利落。而且火铳兵的方阵,都是朱载坖的小册子上写的,对于各种战局变化,都有详尽的应对方法。

    顾承光只要不懂,按着小册子指挥,便不会出大的纰漏。

    李成梁对着顾承光笑了笑,便催动跨下战马,“顾兄弟,你可要坚守住。我带着骑兵,去和这些蒙人玩一玩。”

    紧接着一声斥喝,李成梁便带着三千骑兵向后退去。

    这可不是撤退,而是要拉开距离,再回头反扑。

    他这么做有两种好处,除了拉开与敌人的距离,好掉头反扑之外,还可以使得察哈儿骑兵不能全力攻击顾承光的军阵。任是谁,也还会在一旁还有人虎视眈眈的时候,去全力攻击另一个敌人,必定要有所防备才好。

    如此,明军的骑兵与火铳兵,便形了一动一静,互相支援的形势。

    打来孙汗在护卫们的簇拥之下,也冲出关口,却不急着走。

    “这些明军果然狡猾,他们居然将辎重车都围了起来!”打来孙汗刚一抬头,就看到顾承光的车阵。

    如果只是车阵,还没什么。可是车阵却阻挡了察哈儿骑兵的脚步,个他们无法冲入新军火铳兵的队伍中去。

    反而因为火铳兵有条不紊的射击,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只见一排排的火铳兵们,动作整齐划一,行动十分有序。射击、后退、装药、前进,四个动作一气呵成,看着也让人舒适。

    但这对打来孙汗来说,却是非常的心塞。

    他只看到,自己手下的骑兵们,仿佛被割倒的麦子,一片片的倒下。仅有的数十人冲到车阵之前,也无法进入新军的军阵。除了用马刀徒劳的劈砍辎重车之外,没有任何办法。

    倒是也有骑兵混在人群之中放箭,但是对此新军早有准备,早就备好盾牌。

    虽然有少数的箭矢射入盾牌的缝隙,可给新军造成的伤害要小的多。

    两相比较之下,就更显察哈儿部的骑兵伤亡巨大。

    打来孙汗咬牙切齿,这还是他接触过的明军吗?从来明军只要是野战,便从不是对手。只要一个冲锋,便能让明军溃散,从而任由杀戮。

    “全军压上,今天不灭掉这几千明军,我们不走!”打来孙怒不可遏,在马背之上挥鞭对着身周的人乱抽,“今日必定要让他们知道,我察哈儿部的勇士威名!要让明军听到我们察哈儿的名字,便瑟瑟发抖!”

    在打来孙汗的命令之下,察哈儿骑兵冲击新军车阵更加猛烈。

    完全是一种不计生死前扑后继的打法,很快就在新军的车阵前,堆起了许多人和马的尸体。

    然而打到这个地步,新军的车阵作用也就不大,很快便有骑兵策马跳进新军的军阵当中。

    当这数名先跳入新军军阵的骑兵,正要举刀大肆砍杀之时,便忽然被数支三梭钢刺穿入肋下或腹中。

    这几名骑兵不敢相信,明军都是火铳兵啊,哪里来的长矛手?就在完全失去知觉之前,才看到新军兵丁抽回手中的火铳,那火铳前部一根狰狞的枯棱钢刺正闪闪散发着寒光。

    顾承光这时也手提着一支火铳,铳口的三棱钢刺也已上好,“大家稳住,只要坚持片刻,这些家伙就得退下去!”

    其实在他们短兵相接之前,察哈儿部的损失也已不小。在车阵外围的那些尸体,足以证明新军的战力之强。只是人数太过悬殊,才让这几名骑兵冲到了车阵之中。

    一开始只是数名骑兵冲进军阵,很快便被新军刺死。可是涌上来的察哈儿骑兵越来越多,能冲入新军阵中的骑兵也相应增加到数十人。

    战到这个时候,新军的伤亡也有数百人,再与这些冲入阵中的骑兵纠缠下去,用不了多久便会全军覆没。

    顾承光用力捅死一名冲进阵中的骑兵,回头大喝道:“收缩阵形,外围建人墙,墙内放火铳!本小候爷在此,怎能输给这些放羊娃!”

    原本新军的阵形已经有些散乱,眼看着就要崩溃。但是有顾承光在,他是不会轻易认输的。

    只是靠着收缩阵形也坚持不了多久,很快又受到了更多骑兵冲击。要不是队形足够密集,新军现在就已经崩溃败亡了!

    正在顾承光已经显出绝望之色时,他发现对面的察哈儿骑兵们突然都乱了。不但不再往前冲,反而各自向着不同的方向逃跑。

    这样一来,新军的军阵压力大减,很快便又恢复了有条不紊的射击状态,将周围的骑兵扫清。

    到了这个时候,顾承光才看到,李成梁的战旗正在远处疾行,正追着打来孙汗的大纛冲杀不已。

    而这个时候的打来孙汗,就别提有多狼狈了。他光顾着派人冲击新军的火铳兵阵营,却忘了还有李成梁这支明军骑兵正虎视眈眈的盯着战场。

    李成梁虽然没有经历过多少战阵,可是目光敏锐判断果决,一看到打来孙汗这边有机可趁,便立时带人冲杀向打来孙汗的大纛。

    打来孙也并没看得起李成梁,和蒙人比骑战,这不是找死吗?他便让护卫自己的五千骑兵迎击李成梁,在痛宰这支明军骑兵。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明军骑兵不按常理出牌,在双方接近到一定距离之后,便纷纷举起了手铳与蒙人骑兵的弓箭对射。

    蒙人骑兵也不是人人都能在冲锋时放箭的,但是李成梁的手下骑兵却人人都有火铳。更加上这些明军骑兵都有朱载坖给准备的半身钢甲,防护极好,死伤的居然不到十个人。

    两边还没有冲到近前,打来孙汗的护卫便已经损失了不少。

    等到交锋之后,更是发现明军的战刀极为坚固锋利。水压机折叠锻打而成的钢刀,品质稳定且极为耐用,远不是蒙人骑兵的战刀所能相比。

    往往两边刀身相击,蒙人骑兵的刀便被斩断崩坏。

    而且明军的半身钢甲,也在近战中起了大用,被对方砍一刀没什么大事,反手一刀砍回去,蒙人的皮甲可挡不住。

    只是一接触,不到十个呼吸,打来孙的五千护卫们便折损了一千多人败退而回。

    他们败回去不要紧,却冲乱了大汗的本阵,将这位大汗也给裹挟着溃败而去,此战窝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