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9章 壮哉铁岭卫

    打来孙汗别提多恼火了,明明自己手下兵多将广,可是却在明军面前几次碰壁。

    最气人的是,在广宁城下的损失,都不如和这支明军野战之时损失的多。

    打来孙汗被李成梁追杀,一路又逃回了镇远关内,迎头与刚刚赶过来的朵颜部影克碰上。

    还没等影克上前与打来孙汗打个招呼,李成梁的骑兵便如影随形的贴了过来。

    带人绕开朵颜部众,打来孙汗带人急奔魏家岭关。如果不逃出这段长城之外,岂不是要被关门打狗?

    他是跑掉了,可是朵颜部的骑兵就倒了霉,毫无防备之下,被李成梁的骑兵一顿好杀,当场崩散队形。

    影克更是倒霉,被人一刀斩在胸口从马上摔下,又被马匹踩断了腿,最后被活捉。

    顾承光看到李成梁追杀蒙人大汗去了,其余的蒙人骑兵四散,他这里倒很快便清静下来。

    “一部分人救治受伤的兄弟,再派一部分人去打扫战场。”顾承光长长的吐了口气,一直提着的心才放下,故做镇定道:“看看有活着敌人没有,重伤的一率处死!轻伤的集中摆在一起。活马收拢,死马割肉,一文钱也不能放过!”

    今天这一战真是好险,要不是李成梁遇事果断,只怕顾承光他们就要完蛋。

    他刚才一直与察哈儿骑兵大战,而李成梁带着三千铁骑,在外围也不停的骚扰察哈儿骑兵。

    但是蒙人的骑兵数量太多,李成梁那三千骑兵并不能起到太多的牵制作用。

    因此李成梁便孤注一掷,带队直接奔袭打来孙汗的本部。

    也正因为他的这一决定,使得察哈儿部全线败退。

    顾承光这边打扫完战场,李成梁也带着三千骑兵退出了镇远关,与他再次汇合。

    “李大哥,打来孙汗如何了。”顾承光远远问道。

    “已经逃奔魏家岭关,追是追不上,希望赵大帅在那边也安排人截杀吧。”李成梁两手一摊道。

    现在两人兵力不足,真追上去的话,只怕吃亏的可能更大一些。

    很快顾承光手下的新军已经清点完毕战果,此战共计毙敌三千余人,伤七百人,活捉了一千余人。

    这个战果之大,让李成梁与顾承光都有些不敢相信。

    历年来,边镇大战,杀敌数百已经算是大捷,现在居然有毙敌三千人的大胜。如此功劳,足可封爵了。

    李成梁看向顾承光道:“此战顾兄弟居功至伟,我写下报功文书,顾兄弟你可与我共同署名。”

    现在顾承光并非在边镇任职,只是适逢其会。但李成梁允许他共同署名,就是要分功劳给他。

    顾承光却并不在乎这些,而是摆了摆手道:“李大哥指挥若定,我家中已经有了镇远候的爵位,就不用分这功劳。若是李大哥能凭借此功封爵,那咱们两家可就共富贵了。”

    李成梁当然不能吃相这么难看,当下写好报功文书,硬是逼着顾承光签押上了自己的名字。

    派人将报功文书送入广宁城,他们直接将营寨就扎在了镇远关的关口。

    老将赵国忠本来已经退回广宁城,却有手下的斥候来报,说打来孙汗冲出镇远关又退回来,从魏家岭关冲出长城。虽然沿途有明军看到便宜,尾随追杀了一阵,但终究还是给打来孙汗逃入茫茫草原之中。

    这让赵国忠非常的纳闷,这打来孙汗莫非抽疯了不成,好好的镇远关不走,非要退回来走魏家岭关。

    难道镇远关外有大明的援军不成?

    正在赵国忠莫名其妙之时,李成梁的报功文书也送进了广宁城中。

    看到李成梁的报功文书,赵国忠才恍然大悟。原来是铁岭卫的人已经堵在了镇远关,其中居然还有镇远候之后。

    抚须大笑的同时,赵国忠也看到报功文书上的数字,惊得他几乎将自己的胡子都揪下来。

    “阵斩蒙人骑兵三千余人,伤七百余人,活捉一千余人……”赵国忠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擦了擦再看,没有一个字是写错的。

    “来人,备马,随我去铁岭卫的营中看看。”赵国忠暗暗冷笑,这铁岭卫倒是有胆有识,敢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截杀察哈儿部,还将打来孙汗硬是逼的远走魏家岭关口,也是了得。

    只是这铁岭卫真不应该,慌报战功!如此大功足够封爵,历年来前所未见。大明边镇上次有如此大功之时,还是在成祖五征漠北之时。

    这李成梁是个将才,但是如此浮夸可就不太好了。此次老夫定要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为将者不是能胡说八道的!

    赵老将军带着人一路奔向镇远关口,天将晚时到了铁岭卫的营地。

    营地距离日间的战场不远,从留下的痕迹,还能看出今天这场大战的激烈程度。

    李成梁与顾承光迎出辕门之外,向着赵国忠拱手施礼。

    “你们铁岭卫可真是了不起。”赵国忠一片腿从马上跳下,将缰绳丢给了随从,看也不看两人就往营中行去,“察哈儿攻城败退,也只不过损失了千余人。你们一卫人马,对上数万骑兵,居然就杀敌三千有余。李成梁啊李成梁,你说我该不该信你的话!”

    李成梁与顾承光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这赵老将军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不相信我们的战果。

    “启禀大帅,属下不敢虚报功劳,那些人头都在营后堆放,还有被俘的骑兵也都被关押在一处。”李成梁不卑不亢的施礼抱拳道。

    赵国忠气急而笑,“如果不是杀良冒功,你就带我去看看。”

    这话就非常重了,杀良冒功可是死罪。如果李成梁要是没有底气,还接着嘴硬就是找死。

    顾承光并不知道赵国忠的威名,看到这老头气势汹汹的样子,很是不顺眼。

    “大帅一看便知。”顾承光淡然道。

    如此年轻的声音,也引起了赵国忠的注意,“你就是镇远候世子顾承光?”、

    “正是在下。”顾承光微微拱手道。

    “当年我也曾见过镇远候一面,他可没你这么浮躁。”赵国忠冷冷的道。

    顾承光今天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整个人的气质都为之一变,听了这话也只是笑笑,“蒙人首级,还请大帅一观,以证真伪。”

    赵国忠出于一时激忿,却并不想耽误正事,几人快步到了营后。

    看到油布下一车车的首级,赵国忠直吸凉气。他久在边镇,首级是真是假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壮哉铁岭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