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李果脑壳有些疼。

    要在半小时内,利用手头的资源算命,助人为乐。

    如果时间久一点还好,能去别的地方算命,可最要命的就是这只有半小时可以用,去不了别的地方忽悠别人。

    不是吹牛逼,这道观什么都不多,各种品牌的天残地缺,眼瞎耳聋,应有尽有,一个个都是说话超好听的大忽悠。

    和他们抢算命生意?不好意思,人家是专业的。

    再看看自己的形象,高高瘦瘦,长相普通斯文,和那些老忽悠比起来可是差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但半小时的时间限制导致了自己只能在这里。

    李果摇摇头。

    此时,李果看着周围表演,一个个都像表演系出来的一样。

    “小李啊,你刚刚干的不错。”一旁一个有些圆滚滚的中年道人走过来,一脸微笑。

    他的名字叫做玄理,是黄龙观的分层管事儿,李果就归他管,平日里对李果还算不错,知道李果一个人独居租房经济压力挺大的,舍不得吃太好的东西,有时候会自己掏钱买点肉菜让李果带回家吃。

    “这是我私人给你加50块钱,别介意,这是你应得的。”玄理嘿嘿一笑。

    “这...我平时都很受你帮助了。”李果苦笑,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儿,让你这大学生来这里做临时工已经很委屈你了。”玄理直接不由分说的把五十块钱塞到了李果的怀里,感慨道:“不愧是知识分子啊,我这种只读过中专的怕是不会像你处理的那么好哦。”

    李果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接下了这五十块钱,只是默默的将这一份恩情记在心里。

    更何况,李果的确是很需要钱,刚毕业,找工作,还要租房子。

    “谢谢了...”

    就在李果想着如何组织感谢的语言时,旁边传来一阵阵喧闹的声音,稚嫩中带一点霸道。

    “妈妈妈妈!看那大叔好丑啊!”

    “那个在外面挂掉的老爷爷好像才25岁,噗哧...25岁的老爷爷能那么老的吗!”

    “我要爬这里,我要爬这里!”

    无论是李果还是玄理都是脸色一变,两人对视。

    确认了眼神,是熊孩子的味道。

    道观再怎么说都是清静之地,就算是游客,在进入大殿内的时候,也会保持着相对安静的状态。

    但有一种神奇的物种不同,那就是熊孩子。

    熊孩子,无所畏惧。

    这熊孩子长得虎头虎脑的,一个娇生惯养的小胖墩,蹦蹦跳跳的,不仅仅大声嚷嚷,甚至想要跳到神像上去。

    完全无视了旁边禁止攀爬的公告,这一举动让玄理是一阵脸色发白。

    “无上了个天尊哦!”玄理赶紧过去,一脸和颜悦色的看着这小熊孩子,努力摆出一副温和的样子说道:“小朋友,这里是禁止攀爬的哦,攀爬的话很危险哦。”

    玄理一边诱导着熊孩子下来,一边看着旁边的一个有些肥胖的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仿佛熟视无睹一样,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

    “不要!我就要爬!你管我啊!”

    小胖墩依然不管不顾的朝着道门三清的神像怕去。

    这一下子是吓坏了玄理,玄理不由得声音大了一点:“别!你这可是亵渎三清神像啊!”

    神像可是道观的脸面,玄理可不能让这熊孩子随意破坏自己这里的神像。

    “喂,你怎么说话呢。”

    见自己儿子被骂了,刚刚的中年妇女终于按耐不住了,说道:“说话那么大声干什么,吓着我家孩子怎么办?”

    玄理一脸愕然,转身看着这小胖墩,依然一脸乐呵呵的对三清的神像发散着操蛋的好奇心,对周围人嫌弃的眼神不管不顾,他就是他,不一样的烟火。

    “这里真的禁止攀爬。”玄理耐心的解释道。

    “爬了又怎么样?”中年妇女一脸不耐烦的说道:“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他还只是个孩子,可你不是啊!

    你难道作为家长就不应该教育一下自己的孩子不应该在公共场合攀爬,不能在公共场合乱喊乱叫的吗?玄理依旧保持着自己的耐心,作为道家中人,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亵渎三清之类的就不说了,单单这个高度,他摔下来的话可是会受伤的。”玄理摇头道:“无上天尊,我必须阻止他继续攀爬了。”

    说着玄理就想把小胖墩拉下来,看到玄理接近了之后,小胖墩立刻开始大喊大叫杀人啦。

    中年妇女脸色瞬间变了。

    “喂!你还想干嘛,你还想对我儿子动手动脚吗?我投诉你们啊!我要报警抓你们!”

    玄理还只是做了个动作,没有付诸行动呢,中年妇女一下子就上来护犊子了,一脸凶相的看着玄理,不依不饶。

    “你怎么就不讲道理呢!”

    “我不管!我就是要投诉你!我们村哪里都能跑都能爬,凭什么就你这里不能跑不能爬了?”

    玄理是一脸生无可恋,眼前这种不依不饶的妇女是最难缠的了。

    道理不讲,我行我素,没接受过什么教育,根本不知道素质为何物,再加上大龄得子,异常溺爱...

    “哈哈哈哈哈!大傻子!”小胖墩不遗余力的嘲笑着玄理,仿佛一个小霸王。

    旁边的香客们都朝着这两母子投去了厌恶的眼神,但表现出的态度却是敬而远之。

    蛮不讲理的熊孩子和熊家长,是人是鬼都害怕。

    对此他们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编排。

    你萌死了。

    眼看场景僵持,玄理都有些骑虎难下的时候,李果果断的凑了过去,将自己临时工的牌子收了起来,摆出了最和煦的微笑说道。

    “无上天尊,可否让贫道给你家孩子免费算上一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