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小雨透寒

    罗浮山的规定,到了4点的时候就开始清场,禁止人上山,到了六点钟的时候必须全部下山,李果作为临时工也是五点钟就下班了。

    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甚至还有淅淅沥沥的透寒小雨,并且有逐渐变大的趋势。

    明明白天还是暖洋洋的,到了晚上就开始下雨,这在别的地方可不是很正常——可在广东就再正常不过了。

    在广东,信谁都不能信天气预报。

    望着这阴雨天,李果内心波动很大。

    “诶,居然下雨了,麻烦啊...”

    此时此刻,原本的小雨变得非常的大。

    别说李果现在没带伞了,即使带了伞冲出去也会被打的湿了一身。

    更何况最近的公交站都得两公里...

    李果思考了一下,还是喊个滴滴打车来吧,浑身湿透了不仅看着难看,还容易感冒——虽然李果并不知道自己现在被系统附身了之后会不会感冒。

    “反正今天多赚了7不少钱,玄理主管还给了我一袋冷吃牛肉,叫个滴滴打车不碍事...”李果咬咬牙,叫了滴滴打车...

    这就是贫穷啊,叫个滴滴都得考虑半天,别人看那么大雨果断叫滴滴了。

    哗啦啦——

    雨一直下,天好像蒙上了一层黑色的迷雾,路边的车子都打开了双闪灯。

    在等了约莫10分钟过后,一辆凯美瑞小轿车停在李果的面前。

    李果看了看自己手机上,确定了车牌号,是对的车。

    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

    李果挥了挥手过后,赶紧打开车门上车,司机是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眯着眼笑的像个小弥勒,给人亲和感十足。

    “是牛师傅吗?”

    “没错,是我。”

    刚上车,牛师傅就开始搭话。

    “这大雨还真是得劲。”

    “对啊,广东的天气就是这样的,鬼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李果看着身上有微微湿润的地方一阵无语,就这开车门的功夫都被打湿了身子,随后李果说道:“师傅,空调有点冷了,关一下空调吧。”

    “啊...我没开空调啊。”微胖中年愣了愣道。

    “没开?”李果一脸疑惑的看车子中控的空调设置,果然没有开。

    不过李果也没有在意,毕竟车子里虽然冷,比起突然骤寒的大雨还是没那么冷的。

    可以接受,问题不大。

    雨刮器的声音刷刷的响,天地染成一片雾色。

    这哥们好似是一个话痨,一路上叨叨个不停。

    李果也是提倡与人为善的人,和牛师傅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哎,跑滴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牛师傅你是兼职跑滴滴的?”李果好奇道,毕业的时候也想过通过跑滴滴赚一些钱,但当时升起想法时,李果就知道行不通了——作为一个穷逼,根本买不起跑滴滴用的车子啊。

    “对啊,兼职跑,白天6点,下午下班的时候顺便跑跑滴滴,勉强算是能还得起房贷的样子。”

    说到房贷的时候,牛师傅一脸的幸福。

    愿意那么辛苦拼命还房贷,还能带着幸福笑容的人只有一种,那就是已婚有娃的人士。

    扛着的责任可能沉甸甸的,可心中是甜丝丝的。

    李果体会不到这种责任感,但不妨碍李果敬佩这样的人。

    真好,有在乎的东西——

    “我家儿子,今年上初中,贼机灵,老师还说他啊,成绩肯定能够考上重点高中。”牛师傅笑得还挺自豪。

    李果也笑了笑,对牛师傅的儿子竖起大拇指来。

    “话说小道长,你现在是在罗浮山工作吗?”牛师傅又好奇的问道。

    “嗯...也不算是,只能算是那里的临时工。”李果老实道。

    一听到临时工的时候,牛师傅不以为然,现在这世道,除了有编制的,其他都能叫做临时工...

    “唉,大家都不容易啊...”牛师傅顿生同情的感觉,作为孑然一身从外地过来这里打拼的人,明白那种感受。

    对此李果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被同情的实感。

    因为李果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幸运,足够幸福了,虽然父母没有留下什么就走了,可成长路上还是遇到了很多很多好人啊,比如说玄理,比如说房东,比如说高中时代的老师,比如说...很多很多人。

    至少自己还读完了大学...虽然选的专业太蛋疼了。

    当时宣传未来是生物/机械时代的出来挨打!

    看着嘴巴滔滔不绝的牛师傅,李果突然有些好奇,想用望气术看看。

    就像得到一个新技能,总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使用他...

    然而李果想要打开望气术,却没有反应。

    李果有些疑惑,继续催动。

    依然没动静。

    再催动,顿时一种强烈的虚脱感袭来。

    卧槽这特么是什么鬼?

    这种虚脱感也许对女人来说很陌生,但对于男人来说再熟悉不过了,这种感觉用羞涩一点的说法来形容的话就是贤者模式...

    “宿主,请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我的身份?”

    “你是一个弱鸡,弱鸡,弱鸡,望气术是需要消耗灵力的,而宿主只是一个灵窦初开弱鸡而已。”系统语气毫无波动。

    李果:“......”

    所以说,重要的事情说了三遍?...啊不对,四遍。

    扎铁了,老心。

    “刚刚怎么不提醒我...”

    “有些东西自己体会比语言传递会来的更深刻。”

    李果嘴角抽搐,是的呢,非常的深刻,深切的体会到了一把什么叫做强撸灰飞烟灭。

    好一会儿后,李果才从虚弱的状态中缓和过来。

    而在驾驶座的牛师傅好像注意到了李果突然间的虚弱,关切道:“小道长,你怎么了?”

    “没,有点晕车而已。”

    “哦...”牛师傅恍然大悟,晕车的人可不在少数,随后牛师傅说道:“小道长啊,现在那么大的雨也回不去,要不去咱家里吃个便饭吧,我家就在附近。”

    暴雨哗啦啦的下。

    甚至都看不到前方。

    汽车行驶在这样的路上也不安全。

    “行,就去老哥家里吃一顿饭吧。”

    此时,牛师傅看着车窗外哗啦啦的大雨连接成的一片白练,呢喃道。

    “我也很不喜欢...哦不对,很讨厌下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