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就在这里

    牛一山从屋子里出来,整个人看起来气色都不是很好,头发凌乱,眼圈发黑。

    特别是印堂发黑。

    印堂发黑,实乃不详征兆,无论佛家道家中医西医都是这么认为的。

    不仅仅是李果看到了,一旁的牛师傅也看到了儿子额头上的那一行黑线,立刻过去关心道:“儿子,你的额头怎么回事?”

    “没什么,摔到了而已。”

    牛一山木然的坐下,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的虚弱颓然。

    牛师傅才不相信什么摔倒的鬼话,摔跤能把额头摔成这样?骗鬼呢。

    “开个玩笑,最近快中考了学业压力有点大,复习了几天没有休息好而已。”

    “爸,你多吃一点好好休息吧,明天一大早还要上班呢,今天难得不用去跑滴滴车。”牛一山笑了笑,可无论是谁都能看出这笑得十分的勉强。

    “儿子...”

    牛师傅对儿子的变化有些不适应,前几天才刚刚一副暴躁叛逆期的样子,怎么现在突然变得那么乖巧听话了。

    不过牛师傅还是感到欣慰,孩子能听话就好...

    “好好休息,不要太勉强自己了,重点高中什么的也不要强求,考个普通高中也行啊,我相信我儿子无论是在普通高中还是重点高中都能取得好成绩的,现在啊,不要累着自己,你看看你...”牛师傅赶忙关心自己的儿子。

    牛一山用勺子扒拉着碗里热腾腾的白米饭,最后说道。

    “爸,我不累,至少我没你累。”

    “嘿,爸还不老,能干多一点就干多一点吧。”牛师傅哈哈大笑。

    16岁从东北那边跑来广东这边打工漂泊,干过工地,进过电子厂,做过焊工,帮过厨。

    从16岁打工到了38岁。

    现在也从普工干成了主管。

    有了家庭,有了房子,有了孩子,有了幸福。

    工资虽然不高,但加上跑滴滴赚的钱,也足够好好的生活...

    “爸啊,就是当年书读的不够多,才会走了那么多弯路。”牛师傅喝了一口小酒,感慨道:“爸最想的就是你能好好的读书,不像爸走那么多弯路...不过呢,重要的是,你们俩健康,幸福就好,其他都是次要的。”

    作为一家之主。

    牛师傅做的非常好。

    为家人的幸福而努力,而奋斗,纵然艰辛也十分的充实快乐。

    担子很重,也使人快乐。

    李果曾经想过,可能纵使马云强东那样的幸福也比不上眼前甘之若饴的幸福吧。

    “印堂发黑...”

    李果感觉到自己的知觉已经恢复了。

    打开望气术。

    整个温馨小家的气运呈现在眼前。

    一股灰色的气运弥漫在周围。

    让李果看着有些愕然。

    这一些灰色的气运...

    再望向牛师傅一家子三人的头顶。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李果望着三人头顶的气运,久久说不出话来。

    ...

    饭桌上还是很和谐的,一家三口如同往常一样吃着美味的饭菜,牛师傅一边吃着饭,一边豪迈的大笑,说着跑滴滴和厂子里的趣事。

    “这样真的好吗?”

    李果很突然的问道。

    牛师傅疑惑的望向了李果,而牛一山和牛嫂也微微抬起头来,望着李果。

    李果没说什么,只是继续重复道。

    “这样,真的好吗?”

    “小道长,你...在跟谁说话呢?”牛师傅有些懵逼,不知道李果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我在自言自语而已...”李果再三询问自己,最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望着牛师傅说道:“牛师傅,你幸福吗?”

    牛师傅本来想抖个机灵,比如说我不姓福之类的回答。

    可看着李果认真的表情,知道他是很认真的在问这个问题,不假思索道。

    “幸福。”

    “这样吗...”

    李果不止一次从牛师傅嘴里得到这个答案。

    平淡的家庭,最珍贵的幸福。

    门前的鞋架,偶尔会坐在一旁的老猫。

    电视机里,日复一日播放的家庭伦理剧。

    油烟机刷刷的声音,美味熟悉的菜肴。

    这些都是幸福的佐证。

    李果始终没有动筷子。

    最后只能淡淡的说道。

    “牛师傅,你想知道,为什么牛小朋友的印堂发黑,面色不好,你的妻子,明明是在家里,却画着浓妆呢?”

    牛师傅有些疑惑,摇了摇头,他也很想问这个问题,老婆明明平时都不化妆的,可现在却突然画起了浓妆来。

    此时,牛嫂突然猛地露出了哀求的表情来,看着李果,像是在求李果不要继续说下去一样。

    对于牛嫂的哀求,李果没有搭理,而是继续说道。

    “她化妆,是为了掩盖脸上,和牛小朋友一样的症状,掩盖印堂的发黑和气色的差劲。”李果肃然道:“他们两人,的确是中邪了,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中邪了?”牛师傅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老公,别听他说的。”牛嫂一下子激动了起来,站起身来说道:“我们哪里有什么中邪,你不要胡言乱语的。”

    牛嫂非常的激动,言下之意就是想把李果给赶走。

    那种惊慌,那种厌恶。

    牛师傅从来没见过,自己的老婆就算不信怪力乱神,可也不会当着人的面闹那么大的红脸,与人为善,以和为贵一直是她的人生信条。

    不是因为这个的话,牛师傅也不会喜欢上自己的老婆,和他以前见过的泼辣娘们完全是两个极端,对比起来简直是清流一样滋润着牛师傅的身心。

    而此时此刻,自己的老婆,有什么事情瞒着。

    质疑伴侣是很不好的事情,牛师傅觉得,一家人要好好的和谐生活,互相的坦诚和信任是必要的。

    牛师傅也感觉到了家人这段时间的变化,可出于信任,一直没有太在意而已。

    “大师,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我的老婆儿子怎么撞邪了?要不要驱邪什么的...”牛师傅的表情一下紧张起来,关于自己家人的事情,他一点都不想疏忽。

    “鬼物盘踞于此,阴气播散,损人阳元,掏空身体。”李果一脸认真道。

    “我家有鬼?”牛师傅愕然,一脸不敢相信,自己的这小窝居然有鬼?

    这温暖,舒适,如同避风港的家...

    怎么会有鬼...

    “鬼...在哪里。”

    “鬼,就在这里。”李果指了指牛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