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必须走了

    微博——

    “震惊,据网友称,前几天雨夜中被留守混混劫杀烧车的滴滴车竟然依然行驶在公路上,甚至滴滴的app显示还在接单,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是无聊的恶作剧还是鬼怪作祟?”

    “死而复生的滴滴车?拿这种事情来炒作的公众号nmsl,还有没有一点良心?你们知道他的家人有多痛苦吗!”

    “一家子的顶梁柱就这么没了,唉,真是惨啊...祝凶手被枪毙愉快。”

    “对啊,我听说滴滴车主很勤劳辛苦,早7晚5,下班之后还要去跑滴滴车贴补家用,是一个好男人,可惜就这么死了...那些吃人血馒头的公众号还有没有点良心?”

    发布微博的人被一大堆评论淹没过后很不服气啊,立马追加评论。

    “有图有真相,希望你们看了图以后还能那么理直气壮的谴责我。”

    很快,微博就被发布了一张图片。

    在大雨滂沱之下,一辆银色的凯美瑞轿车行驶在公路上,这车牌俨然就是前一段时间被闹得沸沸扬扬的留守少年劫杀滴滴司机案的轿车。

    楼下的评论本来还在说毫无ps痕迹之类的评论嘲讽一番的,可片刻过后,这名发布微博的人就立马公布了图片的来源。

    是交警的监控,他是一个黑客,从交警那里弄来的录像。

    铁证如山。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去下面评论,甚至还有不少吃瓜群众说亲眼见到过这滴滴车在行驶,甚至还打过这辆车,上去坐过。

    从外面来看,和普通的滴滴车子没什么区别,可坐上去了之后,区别就出来了。

    坐在这车子里,很冷。

    即使没开空调,也非常的冷。

    在一些所谓‘目击者’的渲染下,微博下的气氛变得越来越诡异。

    也越来越火。

    就在微博要开始火的时候,微博的原博主被封禁,新浪也没有出面解释理由,就这么理所当然的将其封禁了,相关信息,转发,评论也全部404。

    博主最后一条微博好像是说有粉丝给他送了点好东西来,寄顺丰的。

    而这些博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突兀的出现,突兀的消失,和新闻一起震惊的滴滴司机遇害的案子也都淹没在网络的海洋之中,不再有一点波澜,整个页面都被女星男星恋爱出轨给占据。

    一切,都如往常一样,天下太平——

    ......

    小房子内。

    “小道长,你在说什么,我...没有听明白。”牛师傅的双眼有些迷茫,自己...已经死了?

    自己就是让妻子孩子身体逐渐变得差劲的元凶?

    “你胡言乱语什么呢!”牛嫂表现得更加激动,甚至还想跟李果动手动脚。

    愤怒的有些歇斯底里。

    原本牛师傅还有点迷茫无措,可看到自己老婆这一副歇斯底里的模样,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李果摇摇头,使用望气术后,眼前的牛师傅,脑袋上漂浮的气运是【无】,而周身散发这一种灰色的阴气。

    既然无命,何来运之一说?

    他已经死了。

    此时此刻,系统解释道:“他身上漂浮着的叫做阴气,这种阴气大部分由亡者的执念,怨念,恶念结合灵气凝结而成,对大部分活物有着非常致命的影响,影响之下轻则生病,重则身死。”

    “我...已经死了吗?”牛师傅突然感觉如遭雷劈,脑子里突然多出了很多记忆。

    对啊,自己已经死了,前些天在12点的时候,想跑完最后一单回家的,可这最后一单接的却是一个满身酒气的小混混。

    小混混说他是附近村子的人,从小爹妈就去大城市里打工了,过了很多年没回过家一次。

    唯一抚养他的奶奶也早早就去世,只剩下他一个人,跟村头老大瞎混,天天偷鸡摸狗,欺男霸女,过的好不自在。

    今晚就是跟村头老大去跟人打架打输了,害他被老大教训了一顿,让他非常不爽,非常非常不爽。

    既然不爽,那就要发泄啊。

    发泄的目标就决定是倒霉的牛师傅了,杀人劫财,本来还想抢车的——可后来小混混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不会开车。

    所以杀完人后,直接把车子烧掉,然后吹着口哨离开,继续回村头大排档吹牛打屁,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直到被警察抓住以后,还在迷茫为什么自己被抓。

    他说,他明明只是做了想做的事情而已,为什么要被抓呢?

    他不懂,杀人的概念,不懂生与死的概念,所以可以毫不犹豫的夺取他人的财物,性命。

    “我明明只是勤勤恳恳的讨生活而已啊,为什么会死了呢,就因为一个小崽子不爽,所以就把我给杀了...”

    牛师傅终于想起了一切。

    身体也变得半透明了起来,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是鬼,被杀掉之后,凭借着执念,【忘】掉了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

    或者,并不是忘掉了这件事,而是到死,都想多挣点钱回家...

    而牛一山和牛嫂都开始哭起来。

    他们早就知道了这件事,只是一起装作不知道而已,维持着这个家庭。

    “生者有阳关道,亡灵有独木桥。”李果用望气术看着牛师傅周身散发着白雾说道:“你的身上,正散发着一种能让活人虚弱的阴气,这些阴气不会因为你的意志而转移不去伤害生者,只要你还待在你的妻儿身边,这些东西就会伤害他们...”

    牛嫂为什么化妆,牛一山为什么印堂发黑,都是因为牛师傅身上散发的阴气。

    牛师傅望着自己透明发青的手无奈一笑。

    “那看来...我是不能待在这里了啊。”

    在意识到了自己已死之后,牛师傅也明白,自己只要还待在这个屋子里,妻子儿子就会受到伤害。

    原本牛师傅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的亲人能够幸福,伤害他们,和自己的幸福背道而驰。

    必须,得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