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我凭本事欠的

    “算了算了,我下次再来收一样的。”杨奶奶拉着李果,还对女人道歉道:“抱歉打扰了。”

    杨奶奶不想惹事,更不想李果因为自己惹上了这些人。

    “哼。”

    杨奶奶这样子的态度让女人更加的趾高气昂,仿佛她才是追债的,杨奶奶才是欠债的那个。

    你特么还嫌弃起来了?

    “什么龙哥刘哥马哥的先不说。”李果依然一脸认真的样子说道:“你家里还有第二个人,让那个人出来再说。”

    女人一脸愕然的看着李果,这给你三分颜色你还开染坊上脸了?

    一个平平无奇的大学生而已,谁给你的脸?

    此时,她绝口不提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事情,威胁道。

    “你不认识龙哥是谁吗?告诉你,龙哥可是黄丰街老大,市领导都得给我们龙哥面子,你特么是想找死?”

    市领导给面子...

    李果呵呵一笑,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知道所谓的市领导给面子,大概就是因为人家懒得管泼皮混混而已。

    犯法?够不上。

    但又很影响秩序。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泼皮混混比真正的罪犯更加让人恶心难受,城市的毒瘤,说的就是他们。

    恰好,这条老城街区龙蛇混杂,也是这里为什么房租便宜的原因,地段够差,人员够混乱复杂,所以社会人非常多,然而又因为社会人非常多租住在这里的,房租价格又再一次降低,往复循环,这里就成了整个城市里最便宜的街区。

    “你得讲一些道理才行。”李果还是耐着性子道:“所谓道理,就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居住的房子是人家租给你的,水电费也替你们交了,再怎么说,拖欠房租五个月,也实在是太过分了一些。”

    “哼,反正我没钱,要钱找我男人去啊,去找龙哥啊,龙哥现在就在街角牛记大排档里呢,你和这老太婆去要钱啊,去啊,我不拦着你,别来烦我!”

    女人只是双手抱胸,一脸冷笑,一副仗着有所谓【龙哥】撑腰的样子死猪不怕开水烫。

    她没钱?

    李果是不信的。

    还有满地的外卖单子,小龙虾壳,零食...怎么看都不像是经济拮据,反而是大手大脚惯了。

    这明明白白的在说,就是不交房租,能奈我何?

    李果也顿时来了火气,这女人是渣的明明白白的。

    也不管女人蔑视的眼神,李果直接朝着里面走进去。

    “你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这是擅闯民宅!”

    “房子不是你的,是杨奶奶的。”李果一脸平静的说道:“我就看看不进去,不行吗?”

    修道修心,以前路遇不平之事无能为力,只能在一旁叹息。

    现在修道了?

    不能遵从本心,还修个什么道。

    况且,对于这一户人家李果早就是忍了很久了。

    我忍你很久了啊!

    女人拉着李果的衣服,可修道后的力气哪里是她能拉的动的,直接就踏步进了屋子内。

    一下子就看到了上半身没穿衣服,此时正躺在椅子上呼呼大睡的胖青年。

    这胖青年梳着一头锃亮的黄色莫西干,肚腩大的都要遮盖住内裤了,上面还有几条劣质的龙纹身。

    “看来你家男主人在家嘛。”李果一脸平静的说道。

    见无法隐瞒了,女人立刻一脸恼怒的来到青年的面前,摇晃他的肩膀。

    这青年肚子上的肥肉都一抖一抖的。

    “方成!别睡了,有人来咱家挑事。”

    李果嘴角抽搐,不愧是老混混,能轻易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这恶人先告状为什么那么熟练啊。

    “啊...是牛哥来了吗?对了,上次约好我请牛哥去大宝剑吃龙虾的啊...”胖子还在半梦半醒之间,然后看着似笑非笑的李果,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你tm谁?在我家里干嘛!”

    “有钱请人大宝剑没钱交房租。”李果一脸平静道:“我是来催租的。”

    胖子这才看到和李果一起进来的还有一脸担忧的杨奶奶。

    顿时,胖子的表情变得不屑起来。

    老家伙请来的帮手?

    真是搞笑了,请帮手请个这样的货色。

    方成一下子就给李果打上了孱弱带学生的标签,白白净净,穿着廉价的衬衫,一股子脱不掉的书卷气,一看就是刚出社会的学生仔。

    一看就是被拉过来讲道理的。

    方成最不怕的就是来讲道理的大学生了。

    此时,方成立刻抖了抖胸口的龙纹身,一只脚踩在茶几上,发出砰的一声,同时一脸凶恶的吼道。

    “草!你tm找死?跑到我家里来?”

    声音吼的非常大声,方成深知,吵架一途,讲道理是下下之道。

    吼的大声才是王道!

    不然为什么没人骂得过中年大妈?就是人家嗓门够大!

    谁够不要脸,谁就立于了不败之地。

    方成觉得,这平地一声吼绝对能把眼前的小年轻吓走。

    方成已经预料到了接下来眼前这小年轻会做出多么惊恐的表情了。

    面对方成社会人的做派,李果的内心毫无波动,淡然道。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这一笔钱,杨奶奶她十分需要,你可不可以把房租交齐了?”

    他能欠杨奶奶的房租,但杨奶奶可欠不了物业费和水电费。

    住别人家的屋子还要人家垫付水电费,对于经济拮据的杨奶奶来说,这无疑是非常沉重的负担。

    然而方成不为所动,他最不怕的就是别人跟他讲道理。

    身为一个社会人,听的进道理的话就是对自己江湖名号,对自己肚子上的那一排龙纹身的侮辱,整张沾满油腻的大脸靠近李果,不屑嗤笑道。

    “哼。”

    “老子凭本事欠的房租,凭什么要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