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他怕鬼敲门

    “以前都是我家老刘追债的,现在老刘去了以后,可就没人给我追房租了。”杨奶奶的语气中有一些无奈,杵着拐杖,缓慢的下着楼梯。

    和杨奶奶聊天的时候,李果了解到,杨奶奶的老伴儿是在六个月前去世的,因为癌症,还是晚期,一个月就匆匆走了,还没多跟杨奶奶多说几句话。

    老刘去世以后呢,方成就一直不交房租,欺负杨奶奶一个孤寡老人。

    以前,方成可不敢拖欠房租。

    毕竟老刘生年轻的时候就住在这里了,能在这条街区混到现在,以前也是一个狼火,只是在和杨奶奶结婚之后收心养性了而已...当然,收心养性了这狠劲还是在的,遇到老赖敢凶敢骂敢动手。

    也没有谁敢拖欠他的房租不交。

    只是他去世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像方成这样的赖子不仅仅会拖欠房租,还会在各种各样的地方占杨奶奶的便宜。

    李果一边搀扶着杨奶奶,一边说道。

    “杨奶奶你是怀念他在的时候那些人会准时交租?”

    杨奶奶杵着拐杖走着,停了下来,一脸慈祥的微笑,好似回忆往昔,说道。

    “不是啊,我想念他当初帮我拿菜的样子,他老抱怨我每次买那么多菜干什么,他每次都抱怨我煮的面放少了盐,真是的,高血压还吃那么多盐,还有啊,他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带我去看花灯,你知道吗,明天红花湖的花灯会,每年都会开,每年都会有不一样的花样,有时候我风湿病犯了,他还会背我去看,别看他那么瘦,背人可有劲儿了...”

    绝大部分都是一些生活之中微不足道的小事。

    从小到大,点点滴滴,结婚50来年发生的事情。

    即使李果从未体验过爱情,也知道这些话语里蕴含着的浓浓眷恋。

    一点都不惊心动魄,却能引起人内心的一阵阵波澜。

    这就是生活啊,平凡的生活也是一种强大的力量。

    “哦...不小心说多了啊,抱歉。”杨奶奶才反应过来,有些抱歉,自己絮絮叨叨了一大堆。

    “没事儿,我还挺喜欢听这些的。”李果笑了笑表示不在意。

    “那就好...以前我每次给我家儿子讲这些的时候,他可都非常的不耐烦呢。”杨奶奶感慨道:“有时候想着,没了老头子在旁边,还是很不习惯啊...”

    “生活不方便?”

    “不对。”杨奶奶推了推自己的老花眼镜笑了笑道:“跟生活习惯不习惯没有关系,他没在旁边本身就是一种不习惯。”

    他不在旁边本身就不习惯...

    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早就熟悉了有对方在的空气。

    李果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楼上传来咚咚咚的声音。

    下楼声非常的急促。

    听着这声音,李果呢喃道。

    “啧啧,终于下来了啊。”

    几乎一分钟之内,两个人出现在眼前。

    是只穿着一条内裤的方成还有他的女朋友,两个人都一副被玩坏的样子。

    杨奶奶有些意外,怎么这方成突然那么匆忙的跑下来,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阵阵腥臊的味道。

    李果皱了皱眉头,发现方成的裤裆已经湿透了,一滴滴的水从里面渗透了出来。

    “好臭,这是被吓尿了吗。”

    此时,极度爱护面子的方成也不在乎面子了,颤抖的将钱摆在杨奶奶的面前,还一边磕头,疯狂叨叨。

    “我不敢了...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房租我交...我交房租...别再缠着我了好不好...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这是被吓破了胆子,双腿颤抖,语无伦次。

    李果弯下腰,捡起这一笔钱来清点了一下。

    的的确确,五个月的房租加水电费都在这里,还有多。

    李果嘴角抽搐道。

    “啧啧,这就是你们说的没钱,那么快能从家里拿出这么一笔现金来,哪里是没钱,简直是富得流油啊。”

    其实这两个人正常用水用电怎么都不会用交那么多钱,这分明就是仗着不交房租,一直疯狂用电浪费水,从大半夜还在外放歌曲就可见一斑。

    将钱交给杨奶奶手上之后,李果嗤笑道:“所谓不怕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这是做了多少亏心事,才怕鬼怕成这样哟...”

    就像老王的宵夜店,被鬼光顾了之后也只是损失钱财气的,而没有害怕成这样子...虽然结果就是被气进了医院里。

    “我真的不敢了...我不敢了...求求你摇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真的...放过我吧...”

    方成则还在继续求饶着,脸上写满了恐惧。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害怕。”杨奶奶将这一笔钱搂在怀里,平静的说道:“但你现在身上很脏,还是回家先洗个澡吧,街坊邻居的看到了不好...”

    即使是面对拖欠房租的老赖,杨奶奶还是展示了十分的温柔。

    方成和她女朋友可是哭啊,这家哪里能回啊,回去不怕被鬼抓吗?他是打死都不敢回出租屋里了。

    两人真的是吓破了胆子,现在也是一刻都不敢在这里待着了,赶紧离开去朋友家洗澡吧,然后再联系人搬家出来。

    临走之前,方成看了李果还有杨奶奶一眼,最后惋惜的看了看那包钱,咬牙转身离开,一副有苦说不出来的样子,仿佛他才是受害者。

    “他们是不是醒悟了,知道拖欠房租是不好的行为呢?”杨奶奶乐呵呵的笑着。

    “不,他们其实是怕再被鬼敲门而已。”

    李果笑了笑,看到了正站在杨奶奶旁边。

    一个满脸皱纹,穿着白条背心,身体半透明的老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