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两个傻子

    “宿主十分聪慧,得到本系统的赞赏一枚,能够初步活用自己的道法。”

    “你这么夸我会害羞的,只是想到了系统兄你提示的事情而已。”李果笑了笑,心里还是有点得瑟。

    系统曾经提示过,所谓的鬼,是魂将自身的灵转化为命的过程。

    心有执念,存留阳世,则为魂。

    心有执念且能将灵转化为命,则为鬼。

    刘老头是魂,看不见,摸不着,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也许只是空气中偶尔会出现的一缕冷气而已,和阳间的世界完全隔绝起来。

    在发现刘老头缠魂的时候,李果就想,魂不能将灵转化为命...那么用外力帮他们转化这个方法是否可行?

    比如给他们挂一个生命之泉。

    事实证明,生命之泉的确能将魂暂时转化为别人看得见的鬼。

    成功了!

    “果然系统兄出品的生命之泉是好东西,不仅仅能帮活物回血就连死物都可以。”

    “生命力是最基本,最纯粹的本源能量,无论是生灵还是鬼物,都是需要生命力的。”系统说道:“当然,生命之泉的生命力追根究底还是外在的,状态消失了过后,他自然也会从鬼退化成魂。”

    这没什么好说的。

    外在的东西就是外在的东西,带来的状态始终还是暂时的。

    “生命之泉就有这种效果,不知道炼气化神还有三花聚顶还有什么别处的应用...”

    “修仙术是五庄观的必修基础法门之一,其中蕴含的神妙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甚至生命之泉这门道法不是用来恢复生命使用的,最开始是道童用来浇灌人参果的道术。”

    李果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这修仙术的来历竟如此恐怖如斯。

    即使不是西游记真正的粉丝,也应该知道五庄观的来头有多大吧,人参果,镇元子可是地仙之祖。

    “所以,请宿主继续努力,积攒功德阴德。”

    说着系统就匿了下去,李果也没继续跟系统交流,将心神放回到现实里来。

    杨奶奶咧着嘴笑道,好像回忆起了什么好玩的事情,摩挲着被报纸包着的钱袋子说道。

    “哈哈,刚刚那两人狼狈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以前,也是一个老赖皮欠着房租不还,后来啊,老刘就拿着一拖把上了门,一个小时后,那老赖也是屁滚尿流的就凑着钱来还房租了,第三天那一家就搬出去了,很好笑,临走前还放狠话呢,结果老刘比他更狠,直接把自己的丑鞋丢了过去,砸在他的脑袋上,他是再也不敢回来了啊...”

    李果寻思着方成估计也不敢回来了吧。

    毕竟,他怕再被鬼敲门啊。

    “总之这房租交了就好,伙食费暂时不用愁了,说不定还能给孙子买一件衣服...”

    杨奶奶表现的欢呼雀跃,异常的高兴。

    自从老伴去世过后,杨奶奶还没那么高兴过。

    高兴的,不仅仅是因为收到了房租。

    还因为,感受到了刘老头在身边的感觉...

    为他催收那些赖皮的房租,保护她,呵护她...

    “真好。”

    “对啊,真好。”李果也为杨奶奶感到了高兴,同时看向了旁边骨瘦如柴的刘老头魂体。

    他跟在杨奶奶的身边。

    鬼,和魂有什么不同呢?

    鬼能施加一定意义的物理影响,能让人看到,同时身上还会散发着对活人影响不好的阴气。

    魂不一样。

    魂只是很纯粹的能量体而已。

    不能吃喝,不能触碰,只有生与死之间的距离。

    一般人也看不见...不过李果却能感知到魂的存在,打开了望气法之后更是能直接看见他们身形存在。

    “啧啧,她还是那么让人放不下心来,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就是这样。”刘老头的魂体知道李果能看到他,飘荡过来,无奈道:“很容易就相信别人,傻傻的,人家说不在家她就真信了,人家说下个月一定交她也信了,从认识到现在都是这样...”

    正当刘老头的魂体还在抱怨的时候,最后无奈道。

    “不过她不傻的话,就不会嫁给我了吧,在当时一穷二白的混子。”

    “她真傻。”

    傻的天真,傻的可爱。

    就在这个时候,杨奶奶突然说道:“小李,你是不是觉得我傻,相信了方成老是说下个月交房租又不交的事情。”

    “嗯?”

    “嘿,我当然知道他们在骗我啦。”杨奶奶说道:“第一次去我就知道他们会这样的,我这孤寡老太的也不好跟他们起冲突,本来想着儿子从外地回来再让他想想办法的...只是没想到那小崽子五个月了都不回来一次,在外地打工也是身不由己啊。”

    “为什么跟我说这些?”李果说道。

    “那方成小子老是把我当傻婆子,让我想起了老刘...你知道他当年是怎么跟我搭讪的吗?他居然问我眼前一块砖头是不是我掉的,你说他得多憨,多傻啊。”杨奶奶肆无忌惮的调笑着自己的老伴。

    李果还以为这是段子的呢,没想到还真的有这样搭讪的铁憨憨。

    憨,却憨的有点可爱。

    魂体状态的刘老头也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面容窘迫。

    没想到...当年那个傻妞儿不傻?

    自己才是傻的那个?

    “他真傻。”

    杨奶奶发出了由衷的评价,随后杵着拐杖告别,拿着这袋子钱准备存银行里去了。

    杵着拐杖,走的很慢,去到一条街道外的银行大概需要十多分钟的样子。

    缓慢佝偻的身子,旁边有一个相随的老头魂体,寸步不离,就如同年轻的时候一样。

    杨奶奶不知道那个傻子还在身旁守护着她,李果也没有多说什么,望着两人走远。

    生前执子之手偕老,死后化为缠魂亦相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