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十七章,抗战生死路(二)

    加入游击队,获得了史诗神器汉阳造小米步枪。

    这在抗日期间以落后,贫乏为主基调的单发步枪,此时此刻竟然给了李果一种奇异的安全感。

    不仅仅是李果,叶伟强三人握着这汉阳造,也同样感觉一种无穷无尽的力量从腰间涌上,整个人的腰板都挺了起来。

    一种,叫做安全感的东西。

    “是枪诶,我们居然有枪了。”叶伟强小脸蛋儿兴奋的不要不要的,还平端枪口对准自己,小眼睛盯着黑乎乎的枪口。

    这一作死举动立刻被老张制止了,呵斥道。

    “你们可小心一点儿,要是走火把自己崩了,到时候老子可不管埋,把你身上的衣服火枪扒拉了就走人了啊。”

    叶伟强也赶忙把枪端平,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举动有些作死。

    不管怎么样,落后的单发步枪给了几人一种名为希望的东西,虽然,这希望贫乏的可怜...

    此后,有不少难民都加入了游击队之中。

    绝大多数人的想法都是这个。

    宁愿被打死,都不要被饿死。

    杀人不过点头地,饿死死的多惨啊,在场都是被饿过的人,可不想经历这种事儿。

    很快,在这村据点,由一群难民村民组成的游击部队形成。

    在此前没有握过枪,没有摸过子弹的人们,在随手打了几发子弹后,就要加入战场,和那些侵略者们战斗。

    “我们有枪了,可以干死那群小鬼子了啊。”

    “这枪可没有小鬼子的枪好啊。”刘洋犹豫的看了手上的汉阳造:“我听一个叔说过,日国人的枪很厉害,打不过,所以区政府才投降的。”

    “切,没打过怎么知道,那帮子孬种...”叶伟强嘟囔着嘴。

    最后还是年龄最大的牛阳山插入了话题,沉吟道。

    “反正呢,咱们的方针就只有一个,活下去,不择手段的活下去,这游击队能让咱们活着,咱们就好好的跟着他们干,知道不?小鬼子来了就打,打不过的小鬼子就跑。”

    “我知道,我机灵着呢。”

    就这样,这一支四人小队踏上了征途。

    李果也扛着手中的汉阳造步枪。

    难民们走在这山林中,都不用在脸上抹上沙土泥灰。

    大家的脸,已经够脏了。

    ....

    一支杂牌军行走在山林里。

    所谓的游击队,核心思想就是敌追我跑,敌驻我扰,敌疲我打。

    一边对鬼子兵发动战略性进攻,一边从周边农村补充人手。

    老张曾不止一次自豪的说道,他们来这里的时候只有三个人,可现在,已经有三十个人了。

    往后,这一支队伍,会有更多更多的人。

    这些加入的人,或者是为了国仇家恨,或者是为了每天能吃到香喷喷的白面馒头。

    夜晚,几人就依靠在牛棚里将就一下,四个人挤在一起,黑夜之中,也没有亮光。

    大家,也都睡不着觉。

    李果则是不动声色的问道。

    “话说,咱们认识多久了啊。”

    得了解一下自己的三位队友,同时了解一下自己现在的身份。

    “咱们?也没认识多久吧。”叶伟强挠了挠脑袋,说道:“咱们第一次见面还打架来着。”

    “打架?”

    “打架啊,我偷东西偷到你帮工的码头上,所以你和其他人狠狠的揍了我一顿,我这屁股现在还没好呢。”叶伟强嘿嘿笑道,直接扒拉下裤子,屁股墩子上碗大一块疤痕。

    李果:“......”

    好像并不是什么愉快的过程。

    牛阳山则是说道。

    “我和刘洋在酒楼里帮工,你们俩偷东西偷到我们头上来了。”

    “然后就打了一架?”

    “那不然呢,老板让我们打当然就打咯。”牛阳山笑着说道:“我说修竹,你这脑子不清楚了吧,才不久的事情而已啊,是不是打着脑袋了?”

    李果嘴角抽搐。

    “后来呢?”

    “后来鬼子来了,区zf投降,我们这些多余的人就被赶出来了呗,在野外自生自灭咯。”牛阳山语气淡然的说道:“后来我们想回家,才知道家里人都散了,村子都被一把火烧了,吃的全部被抢光,只能像现在这样,聚在一起流浪。”

    这个时代没有可靠的通讯方式...至少对普通平民来说是这样的。

    村子没了,家人散了,那就真的是散了,基本能当互相是死了。

    四个被夺走了一切的孤儿聚在一起,就是这么简单的关系。

    四个以各种方式在城市里讨生活的人,之前可能因为一些原因而互相有冲突,但最后还是聚在了一起。

    同病相怜,只为了活下而已。

    “我觉得,即使我们都死了,伟强肯定也是最后一个活下来的人。”牛阳山拍了拍叶伟强瘦小的肩膀调侃道:“这货比兔子还精,跑的比狗还快,我觉得鬼子都追不上他。”

    “嘿嘿,小本事小本事。”叶伟强嘴上说着小本事,可脸上却是止不住的得瑟。

    “这可不是小本事,这是能救命的本事。”

    牛阳山拍了拍叶伟强的肩膀,进入了梦乡之中。

    这里的环境很恶劣,换谁来都睡不着觉。

    可他们已经习惯了。

    李果的眼角也沉沉的闭上。

    四个在夜间互相取暖的大男人们,不由自主的紧靠在了一起。

    微热的温度。

    清冷的夜。

    ...

    第二天大清早的时候,四人就被喊了起来,晨起,天还没亮堂。

    该上路了。

    不管这一支杂牌军以前是什么样的人,但现在,就是军人。

    “哈欠...好困啊...”叶伟强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李果三人还好,毕竟都是以前帮工的,早起已经成了习惯。

    唯有叶伟强一直做着偷鸡摸狗的行当,每天太阳晒屁股了都不起来是常事儿。

    “再不走鬼子进村了。”牛阳山调侃了一下。

    叶伟强一个激灵就蹦了起来。

    鬼子进村,对他来说,对在场的各位来说,都是挥之不去的梦魇...

    如果半夜睡觉突然被噩梦惊醒了的话。

    那这梦的内容,可能就是遇到了鬼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