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十八章,抗战生死路(三)

    游击队一直在进行着最开始的事情。

    外面运粮食进村,以老张为首的三人用粮食收拢人手,扩大游击队的规模。

    “你说,我能打死多少个鬼子。”

    行进在路上的叶伟强一脸兴奋的抚摸着手中的汉阳造。

    这支队伍里,他的年纪最小,玩心也最重,对手中的步枪最为喜爱。

    “你?能打死一个鬼子算不错了?”老张淡淡道:“我们当中,绝大多数兵,一辈子,都打不死一个鬼子,他们的枪,比我们更厉害。”

    老张并没有用什么我们一定会走向胜利的言语鼓励众人,反而用一种平静到绝望的语调来叙述。

    对啊。

    这些人不知道,作为后世的人李果是知道的。

    日国人淘汰下来的王八盒子,在华夏只有小队长有资格使用。

    日国人不仅能吃饱饭,还能吃上肉,喝饮料,和抽烟,华夏小兵呢,馒头和稀粥能吃到饱算是不错了,使用的也是很落后的汉阳造。

    不然,为什么叫艰难抗战。

    现实,不像电视剧里的抗战奇侠一样,能够一个打一百个,更多的,是用一条条血淋淋的生命去换取胜利。

    “打不过为什么还要打呢?”叶伟强挠了挠脑袋,他年纪还小,不知道里面的道理。

    “因为这片土地是我们的家。”

    ......

    行进于一个又一个村落之中,吸收流离失所的青年少年们。

    跋山涉水的日子不能说多舒服,不过对于叶伟强等人来说,有馒头吃,还不用跟鬼子打架的情况简直是最棒的。

    试想一下,就连国民区zf都投了,这帮子拿着小米步枪的泥腿子又有什么大作用呢。

    “上面的补给已经下来了,同志们已经到杨家村了,这一次的补给很重要,甚至关乎于这一场战局的胜利与否!”

    说话的人是一个面容黝黑,腰间别了个三八大盖的中年男子,是派发粥水的那个人,也是这一伙人中的老大,叫王成峰。

    王成峰眼神凶恶,横肉满面,从眼神就能看出来他是杀过人的。

    在面对王成峰的时候,就连最为跳脱的叶伟强都老老实实的低下头,那贼眉鼠眼的小眼珠子都不敢瞥多一眼。

    也不知道心虚,还是害怕。

    “牛阳山!”

    “在...我在...”牛阳山慌忙的站出来。

    王成峰犀利的眼神盯了牛阳山一阵,牛阳山立刻就低下了头。

    “哼,怕什么,面对我都怕,你要面对鬼子兵的时候不得尿了裤子。”王成峰嗤笑道。

    “我...我...我不怕!”

    “你说不怕就不怕吧。”王成峰继续叫道:“杨二,邵中强,向成,出列!”

    四个年纪比牛城阳大一点的人出列,这些人的身份也都是难民转兵。

    “你们四个人,各带一些人去周边的村子驻扎,我们去杨家村接收物资。”

    “是!”

    叶伟强是乐呵了,小声在李果耳旁说道:“这几天走的我屁股都快走裂,总算能休息一下咯...”

    叶伟强早就不想看着这满脸凶恶的大队长咯。

    在王成峰的指挥下,队伍被分成了几波。

    去周围的村子驻扎,而王成峰则带着信的过的人去接收杨家村的物资。

    言下之意是这一批物资很重要,让李果有些好奇,这是什么物资呢。

    粮食?弹药?枪支?

    还是别的什么...

    “我们在这里也乐得清闲。”叶伟强在村口,找了个大树下乘凉。

    山里就是这样,白天热,晚上凉。

    几人都把手中的步枪放下。

    几个村子里的小孩子看到几人进村的时候,双眼都闪闪发亮的。

    那闪闪发亮的表情让牛阳山,叶伟强还有刘洋三人都一阵阵的自豪。

    “大哥哥!你们是来打鬼子的吗?”一个扎着双马尾辫的小姑娘一脸崇拜的看着四人。

    叶伟强也不怕吹牛皮吹破了肚子,一脸膨胀的笑道。

    “那当然,鬼子兵算个卵,老子一个能打10个!”

    “大哥哥好厉害...”

    “大哥哥,把鬼子兵打回去!”

    小姑娘叫二丫,带着村里其他孩子们跑来围着几人玩。

    叶伟强无聊之余甚至和这帮小孩子玩起了捉迷藏来...好像并没什么毛病。

    某种意义上来讲,叶伟强就是个比较大点的孩子。

    二丫玩的很开心,然而很快,二丫就被女人捏着耳朵抓回家里去了。

    “就你还打10个鬼子兵呢,你能不逃跑我叫你一声叶哥。”牛阳山丝毫没留情面的打破了叶伟强的幻想。

    “你说的!老子不跑你叫我叶哥。”

    叶伟强眼神一亮。

    牛阳山点了点头。

    而刘洋则是盯着那扎着双马尾的二丫背影呢喃自语道:“也不知道我妹怎么样了...”

    刘洋有一个妹妹。

    只可惜的是,在村子毁掉的时候,妹妹也跟着父母走散去了。

    看着触景生情的刘洋,牛阳山咧嘴道:“活下去,总是有希望的,你不仅能找到你妹妹,你还能看着她出嫁,她也能看着你娶媳妇儿。”

    “希望吧...我真的很想再见一下她,不知道她是不是像那个女娃子一样,能跑能跳,能摔能爬呢...”

    “对的,我还没喝过酒呢,至少让我喝完酒再死吧。”叶伟强吞了口口水,以前买不起酒,现在从军了,喝酒的机会就更少了把。

    李果则是笑了笑道:“等进了城里,伟强,我们来一杯?”

    “行啊!修竹哥!”

    活下去,就有希望。

    不管发生什么都要活下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轰隆的声音传来。

    来的猝不及防,来的突然。

    那一阵爆炸的声音让李果直接趴了下来,耳膜也好像被炸的穿了孔。

    声音好大。

    原来,暂时性的失聪是这样的。

    包括李果在内,四个在牛棚里的人都一阵失衡,被炸响的声音炸的找不着北。

    刘洋则呆呆的望着火光冒起的房子。

    那房子,不就是刚刚二丫和她母亲进去的屋子吗?

    四人都保持着无声的寂静,灰头土脸的像一条狗,望着火光冒出的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