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六十章 无解之局

    “居然还能打。”

    “好厉害...”

    周围观战的弟子拍手交好,也不知道是使用太多武技身体不适,还是青环一下子变的很强。本来并没有取到多大效果的化灵掌法,此时缺打的弥彦连连横飞,大口咳血。

    战局简单颠覆过来,成一面倒的情况,这次轮到一院的那弟子被虐打。甚至刚稳定身形站起来,便被虐打,自擂台上四处横飞,鲜血淋漓,就连灵力都在大幅度减弱。

    “化灵掌的优势体现出来了,时间越长,越占据主动。”有院师低语,没想到最后会变成这样。

    过来片刻,弥彦稍微稳住身形,倒退数十米,躲避开那妖女的攻击。

    远方的青环身体站起,低着头,挥手间十几道暗器掷出。划出一道道曲线,闪亮着银丝,掌之间缠绕丝线,拽回将他身体捆绑,跌倒在擂台上。

    “学会了吗。”小腾惊讶,这是他教的,不过那个笨丫头居然真能掌握。

    “结束了。”

    青环低头轻语,并没有再出手,以这种蛛丝的坚固程度,是不可能被挣脱开的。

    比武场中的老院师惊讶,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个小丫头获胜,八院的人也并不全都是废物。

    他刚要宣布胜利者,再次感觉不对劲,那被蛛丝捆绑的小子居然站了起来。腿上的几根蛛丝蹦断,染着鲜血,全身包裹的布条都开始龟裂。一种狂暴而狂暴的力量瞬间自身体中爆发,甚至带起了狂风横扫整片擂台!

    一拳轰出,灰暗的拳芒井喷般冲出,就来老院师的衣衫都被撕裂部分。霸道而狂猛的力量,横贯长空,携带着青环的身体砸飞出擂台,久久才渐渐散去。

    这一击实在太强了,就连老院师都眉头直跳,看见一道全身鲜血淋漓的娇躯坠落远处。口鼻耳孔都在溢出鲜血,一动不能动,染红了一片草地。

    比武地山谷中一片寂静,八大书院弟子震撼万分,这种时刻居然还能动用如此强大的法门,这个武修一脉的人到底有多强?

    而此时不只是扬长风,就连陌白愁,李雪等人都第一时间出现在远方,看见那倒地的身体,脸色无比凝重。

    “先别动。”陌白愁阻止扬长风的动作,挥手间成片的光华没入青环体内。半天没说话,赶紧取出了一瓶散发荧光的液体撒在她的身上,没入躯体之中。

    “外伤不重要,全身骨头破碎,内脏也裂开,再不医治就来不及了。”陌白愁沉声道。

    李雪立刻在青环身边刻画阵法,禁锢了她的身体,防止伤势再一步恶化。

    “小子,你要杀了她吗。”扬长风站起身来,第一次动怒,冷冷的看着擂台上的身影。

    弥彦面无表情,转身离去。

    “去尼玛的一院!”

    “开战了!”

    “弄死他们!”

    八院的一群弟子暴怒,满脸杀机,拎着兵器便要冲杀过去,跟一院拼命。

    “刷刷刷。”

    一连数道身影降临,全都是其他书院的院师,制住了这群暴动弟子。

    “都退回去,当务之急还是先给她疗伤。”擂台上的老院师叱呵,走了下来,伴着老脸来查看伤势。

    随后眉头皱起,疑惑道:“不太对啊,那一拳虽然强,但也是隔着一段距离。打飞很正常,不可能造成这么严重的伤。”

    他当时就在旁边,能够感觉到力量的强弱,打碎全身骨头就太离谱了。

    “是第一次被击倒的时候吧。”七院院师就在附近,过来查看,当时便感觉有些奇怪了,这丫头的身形很不自然。

    “如果是那时的伤,她不应该能站起来,后面还很有精神的反击。”老院师百思不得其解。

    “境界突破,在濒临死亡之际,打开了新的生死门,得到短暂的生命之力补充。之前只是勉强撑着能站起来,早就丧失行动的能力,想要等待有没有平局的可能。”陌白愁开口,查看了她的身体,感觉道有刚开启的生死门。

    老院师半天没说话,被前面几场战斗给误导,并没有关键时刻阻止,这是他的失职。

    “院师,大师姐没事吧。”

    “她没事吧。”

    八院的一群女弟子哭啼,青环一真很温柔,悉心照顾书院弟子,感情深厚。

    “书院比武又不是生死战,怎能这么赌。”李雪担忧。

    “了不起的丫头。”

    一院的院师出现,身影模糊,取出一颗圣药成分炼制的丹药,给青环服下,稳定伤势。

    远处一院方向,弥彦挥动书院弟子之中,板着脸一语不发。

    小腾披着黑袍,端着阵法书,低头在树下阴影中走了过去。还离那群弟子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一道身影挡在了前方,手持宝剑,中等身材,英俊的脸庞面无表情。

    一院的第一新人,低头看着那阴沉在黑袍下的小子,知道底细,过来绝对不是散步。

    “弥彦你疯了,那种法门是能对书院弟子动用的吗。”

    “打死了,真的打死了...”

    “你以为那是妖兽啊!”

    一群弟子斥责,就算让他别手下留情,也没让他杀人啊。

    “你如果不满,可以去宣布认输,无所谓。”弥彦面无表情。

    远处的小腾黑袍盖着脑袋,手中的阵法书捏的起皱,身体中的无形杀气已经随时准备斩出去。

    第一新人面无表情,挡在前方,拇指轻推,手中宝剑已经出鞘,看见他稍有动作便要出手。

    “怎么有点冷...”

    路过的青年打了个寒颤,看了看周围,莫名其妙的走开。

    “输赢无所谓,只不过是个切磋而已,你至于这么较真吗。”

    “别这么死板行不行。”

    “那就是个丫头,也是爹娘生的。”

    一院的弟子继续训斥,这小子任何时候都不懂灵活吗。

    “站在擂台便是对手。”弥彦面无表情的冷哼。

    小腾向前迈步,手中的阵法书在龟裂,好几页都被无形剑气撕成碎片。结果第一新人也迈了一步,彻底挡住了他身体,自身与小腾黑袍都紧贴在一起。

    另一只手放在战剑上,剑光吞吐,凝而不散。他面无表情,寸步不让,绝对不允许有人伤害一院弟子,即使是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