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准备离开、推演法术

    东海,谢尔兹镇。

    “哟西,伤口已经结疤,接下来的日子注意饮食,多吃点清淡的食物,早睡早起,十天半个月就没事了。”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东海支部没有专门的部队医院,没人知道那群兼职军医的家伙以前是干什么的,除了不会把你弄死,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所以这里是谢尔兹镇上的医馆。

    “谢了医生!”

    洛威特从躺椅上坐起来,拉过一旁的衬衫套在身上,系好纽扣。

    “不客气,我是医生嘛。”

    哗啦啦……

    将手在清水盆中清洗干净,沉吟片刻,半百年纪的医生来到药柜前台,开始帮洛威特开药。

    “你知道吗……”

    他忽然开口道。

    “嗯?”

    洛威特怔了一下。

    “海贼克洛使用的精钢猫爪比一般刀刃厚、又窄上许多……所以是不会在截断面留下这般平滑整齐的伤口的。”

    话音落下,不大的医馆里气氛陡然凝重。

    午后阳光透过大门斜着照在墙壁上,干燥闷热。

    艳阳天下,街上行人寥寥,纷纷回屋躲避,配合街旁树梢似乎不知疲倦的蝉鸣,硕大城镇此刻显得那么……死气沉沉。

    但寒意……

    始终弥漫在这间只被屏风隔开、本应燥热的病房中。

    嗡!

    死灵魔法·鬼手!

    一滩墨痕出现在医生身后地板上,带着不祥气息的惨白骷髅手臂从中探出,慢慢朝他脚踝抓去。

    半百医生对此似乎一无所知,依旧在仔细挑选药品。

    “支部的小伙子们不是第一次和黑猫海贼团战斗,老头子我也不是第一次……处理断肢。”

    “这种伤口……让我想起了斯金纳上校。他的剑很快,也最喜欢用斩断肢体的方式让海贼失去反抗能力,活捉逮捕。”

    所以洛威特不喜欢撒谎,一个谎言往往要用另一个谎言去完善,没完没了。

    “你不应该告诉我这些。”

    骨爪已经靠近,这个距离除非拥有“百计”克洛那般阴诡的移动速度,否则避无可避。

    只要被骨爪划破皮肤,上面自带的毒素与诅咒便会像科莫多巨蜥的唾液一般,不断蚕食猎物的健康,杀人于无形。

    “为什么不去举报我?”

    蒙卡不知道真相,洛威特非常确定这一点。寻常人看不见的灵魂波动,对死灵法师来说比晨曦还要明显。

    “没必要!”

    找来一张麻纸将药品包好,半百医生慢慢系上绳子,停下动作。

    “只要有病人出现在我面前,我就不可能放着不管,告不告诉他们结果都不会有任何改变……我是医生,你是病人,仅此而已。”

    “那我现在在你眼里……已经不是病人了吗?”

    洛威特咧咧嘴,冷漠的问道。

    孰料,医生果断点头。

    “是的。”

    “我已经将你治好了!”

    洛威特哑然。

    “……所以滚出这座城镇,海贼!”

    为了繁衍、将生命延续,夏蝉依旧在不知死活的叫着。

    医生没有回头,只是耳畔忽然响起一阵风声。

    唰!

    哗啦啦!

    宽大的正义披风被狂风牵引、猎猎作响,他只感觉手上一轻,准备好的药品消失不见。

    再抬头看去,白色大衣空留一角在门边,随后也迅速消失。

    呼……

    望着反射阳光愈发刺眼的墙壁,他长长叹了口气。

    “海贼、海军……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说完这句话,绷紧的神经一松,半百医生衣衫瞬间被冷汗浸透,眼前发黑。

    傍晚,等待他回家吃饭的家人发现他没按时到家,好奇来医馆一看才发现,老人坐在椅子上,嘴角带笑,安详离世。

    “大概是积劳成疾吧?谢尔顿医生他……”

    “说是死于突发性心脏病,医者不能自医啊!”

    “多好的人呐!昨天都还好好的……”

    邻居们如此讨论着。

    ……

    “是时候为离开做准备了!”

    森林深处、一座隐蔽的天然洞穴里。

    洛威特将斯金纳上校的右手缝合在一具僵尸傀儡身体上,让它站起来走两步,适应新的肢体。

    十几天时间对一般法术学徒来讲能摸清一个最基本的符文就差不多了,而符文还是法师们为了教育弟子研发出来的可视化法术纹路,本就是取巧,提高精神力什么的想都别想。

    从“法术学徒”认知魔法到“法师学徒”掌握魔法,一般人要有十几年的路要走,所以法师们也着急。

    但对拥有着“黑伯爵”头衔的洛威特来讲,学习过程尽可以省略。

    十几天,足以让他横跨别人需要十几年积累知识认知魔法的过程,抵达真正的魔法海洋。

    他本身便拥有着“圣十之下第一人”的知识储备与施法能力,只不过受限于灵魂状况,发挥存在上限。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作为隐姓埋名的代价,他这个海军少尉有名无分,出路无门,甚至连行动范围都被固定。

    所以离开是必然。

    医生的话只是提醒了他加快准备。

    “海贼吗?”

    “本以为开局最大的难点在于这只断臂,没想到身份才是最麻烦的东西。”

    洛威特眼神低沉,自嘲的笑了。

    “也罢!”

    反正亡灵魔法一旦曝光,他也只有两个选择……

    “现在能够无负担使用的只有法力半星的法术,精神量勉强触及到了初等法师门槛……所以不能硬闯,得借势而为,找寻时机。”

    控制傀儡们像大笨熊一样互相厮杀确认它们的战斗水准,洛威特闭目沉思。

    “27只亡灵配合法术,东海能对我造成威胁的人不多,但战场是不熟悉的海洋,移动手段匮乏只能被动挨打……怎么办呢?”

    让亡灵们在森林深处造船?

    那得多蠢!

    “果然还是要靠153支部的军舰。”

    “让我康康……”

    说着,罗恩分开打得热闹的亡灵们,屏息凝神,将思绪收回灵魂海。

    “灵魂海”只是一种称谓,是法师们透过法术手段将自己的意识世界变成了可以探寻的虚妄空间。

    不是容纳灵魂的海洋,甚至算不上实际存在。

    而不同法术流派对灵魂海有着不同的称呼,毕竟法师学派之间的门户之见……呵呵!

    轰隆隆!

    当眼前再次明亮,洛威特已经来到了一片茫茫宇宙。

    漆黑的世界里到处漂泊着支离破碎的“镜子”残片,在末日般的雷光中,倒映出洛威特惨白的面孔。

    那是洛威特本来的灵魂……们。

    在时空风暴中,他的灵魂被撕碎成数千块等待分解。

    幸好与这具身体契合度非常高,在主体意识消散前,他被拖了出来。

    要想将这些灵魂碎片全部拼凑回去……说实话,没遇见过这种情况,洛威特也不知自己能恢复到什么程度。

    在这片不分上下左右、没有时间空间、梦境一般的世界里,中心悬浮着一颗明亮的光球,那就是洛威特精神力的量化显示。

    和汽车油表一个原理。

    自己最巅峰时期,这颗光球曾有整片世界那么大、将这个世界照的灯火通明、浩瀚无边!

    如今只剩下这人头大小的边边角角,黯淡无光。

    “开始模拟,推算所有可使用的半星与一星法术!”

    洛威特熟练的将手放在光球上,思绪放空。

    为什么说法师都是精神凌驾于肉身的怪物?

    这里的精神不是“精神力”,而是他们的“自我认知”。

    对法师来讲,只要有需要,别说身体,包括自己的灵魂,都是一种可以利用的工具!

    就比如洛威特现在利用自己的法术知识,在灵魂海进行模拟运算一般。

    法师们严谨、冷静、为探寻真理彼岸不折手段,到达了一种残忍、冷酷、非人的程度。

    实际上法师们也早就不把自己当做人类了。

    从理论上来讲,灵魂进化到正式法师的程度后,也的确和“人类”不沾边。

    这是生命形态的进化!

    “法师”,就是单独的种族名。

    所以死灵魔法在寻常人眼里黑暗、邪恶,但在法师圈,他们和厨师、贩肉佬没什么区别……

    嗯,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好形容。

    几场千年战争拖了无数人下水,没沦落到人人喊打,还是看在……死灵法师们善战的面子上。

    搞研究的,我们最能打!

    理不直气也壮.jpg

    总而言之,法师就是这样一群脱离于普通人,各成体系、圈地自萌的家伙们。

    书归正传,强大的精神力加持让法师的脑袋拥有着远超人类想象的运算极限,人脑堪比电脑,但那种速度往往不是不注重锻炼身体的法师们大脑负荷得起的。

    加上推演有些高法力的法术,需要在几亿、几亿亿次方种可能性里面,找到那仅有的一种可行方案,几个脑袋也不够用。

    于是,抛弃肉身用灵魂思考的巫妖出现了。

    脱离肉身限制,精神力越强,运算速度越快,理论上没有上限!

    然而作为巫妖的弊端过于明显,法师界并不和平。

    于是,有人开始尝试利用自己的灵魂作为运算工具,灵魂海从那时起也从一种单纯检查自己灵魂状态的东西,变成了法师们最喜爱的私人研究室。

    在这种状态下,屏蔽肉身枷锁,法师们可以发挥出堪比巫妖的运算速度,脱离这种状态,又能继续享受肉身带来的安全感,简直完美。

    受限于灵魂状态,洛威特自然无法做到以前的程度,但半星一星法术对他来说毫无难度,推演起来速度极快。

    完全不会给大脑增加一丝负担的模拟状态下,一个个法术被洛威特迅速罗列而出,一一默念。

    “复生类召唤·白骨行军、死灵界召唤·白骨装甲……白骨衍化·骨牙剑、白骨魔法·溶骨术……灵魂魔法·怨灵制造……诅咒魔法·痛觉加强、酸雨前缀·酸液术、诅咒瘟疫系·食腐黑鸦……唔,收获意外的多啊!”

    洛威特轻笑道。

    在成为“黑伯爵”以后,这些用来给学徒们练手的低等级法术他已经很少使用了,值得他出手的对手,也根本用不着。

    举手投足,都是常人眼中堪称神迹的高法力法术。

    现在受限于灵魂状态不得已再来复习这些幼儿园学前知识,让他有种……啼笑皆非的独特乐趣。

    当年的我竟然会觉得这些法术难破头甚至打小抄?

    啊,好丢人!

    但这些法术法力低不代表没用,就拿半星法术“溶骨术”举例,施法距离10m起步,可以隔着血肉保护让目标体内的骨头变脆、甚至当场消融。

    用来处理实验素材负隅顽抗又不想伤其性命的状况,比灵魂魔法省事多了。

    忽然,洛威特睁开双眼。

    “差点忘了这个!”

    和僵尸傀儡可以随意缝合不同,要想为自己制造一只与灵魂契合度高的手臂,需要三星法力的血肉魔法·血肉增生,所以短时间内,洛威特并没有复习低级血肉魔法的打算。

    若不是今天进行推演,他的都快忘了这个让自己当年从一群法师学徒里脱颖而出,成为慕斯克家后人弟子的功臣。

    “一星血肉魔法·猩红之怒!”

    轻声念出名字,洛威特眼里闪过一丝缅怀。

    “这可是我创造的,第一个魔法……”

    说罢,他退出灵魂海,吟念咒语。

    嘶……嘶……

    道道渗人的风声响起,心脏“咚咚咚”震响,频率超过200,洛威特脸色瞬间不正常的潮红起来。

    但仔细看去就会发现,那抹猩红不是来自血液加速流动,而是无数微小的血珠从他皮肤当中渗出,折射光线,将皮肤染成了红色。

    僵尸傀儡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主人身上危险的气味陡然暴涨,顿时不安的吼叫着,脚步彳亍。

    想要逃跑,却又不敢。

    ………………

    收回昨天的话,快递今天才出cd【手动吐血】!

    好不容易掐准时间周一发书,本以为周五能够顺利签约改状态上推荐,结果先是发书时间不对审核等到了第二天、再是没提前通知编辑签约又拖了两天,现在快递还这么慢,这……

    不过说起来,大树写书两年,好像也没有成功过一次啊,emmmm……我反正,看破红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