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暗杀公主!

    天气晴朗,海面波光粼粼。

    蔚蓝大海上,三艘军舰呈“品”字型分布,搅动海水,像是剪刀撕开幕布,在海面驰骋。

    军舰的威慑力在东海是强大的。

    没有太超出常理的强悍角色,装备的优势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火炮属于管制武器,除了手眼通天的大海贼外,寻常海贼团只有几把烂刀剑作为武器。

    加上军舰速度远超一般海贼船,一旦被盯上,一轮集火下去,很少有船只撑得住。

    所以一路上不是没有遇见海贼,而是所有海贼看见三艘军舰这种出行阵容、尤其是两艘灵活敏捷的小军舰随行的状况下,远远地便逃之夭夭。

    好在护送任务加身,海军也不会浪费力气追击。

    “三天了,差不多要来了吧?”

    船舱里,洛威特从灵魂海退出来,双目中精光闪烁,慢慢隐没。

    换位思考一下,要是自己有什么秘密需要保守,但一个知情人大摇大摆出现在世人面前,自己也不会允许他活太久。

    这不是聪明人的通病,而是人的本能。

    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方式活着,仅此而已。

    所以这次出行,克洛的袭杀必然到来!

    来到卧室窗边,洛威特吹了吹茶杯里滚烫的茶水,轻轻抿了一口。

    “退一步讲,此次出行除了军舰有三艘外,人数、实力和上一次153支部惨遭屠杀时也没什么区别。”

    所以克洛不可能害怕!

    想起当日惊鸿一瞥,那种诡异的速度……洛威特感觉心跳有些加快。

    “真是好久……没与人厮杀过了。”

    他忍不住激动的浑身发颤。

    “黑伯爵”是圣十之下第一人,这句话在法师界人尽皆知。

    也就是说除了圣十那等存在,单打独斗没人是他的对手,自然,也就没有了太多战斗可讲。

    再加上他是死灵魔法五大分支全数精通的天才,难缠程度在死灵法师里都数一数二,同样的情况下,外人宁愿捏着鼻子吃点亏也不会选择去和一个这样的家伙战斗。

    “希望你能带给我一点……值得回味的记忆。”

    红色血晕在眼球转动,不闻风声,但某种危险的东西拂过身体,吹动发丝。

    知道战斗将至,这几天洛威特一直在认真调整自己的状态。

    他现在精神量不多,一星魔法施展受限,能否凭借猩红之怒完成翻盘,说实话他也没有把握。

    可能会死!

    但他并不畏惧。

    就和他尝试用非法手段打开冥界大门一般,明知道只有“可能性”,也勇敢地放手去做。

    死亡并不可怕。

    对死灵法师来说,更是如此。

    失去了这种想法,死灵法师也差不多走到头了。

    “不过克洛在等些什么?前面便是16支部的地盘,有他们接应,机会更加渺茫。”

    过了16支部管理的海域,军舰一天时间就能抵达罗格镇。

    再不动手……

    想起斯摩格原著里吊打草帽团的战绩,洛威特可不认为,斯摩格会像克洛克达尔一样,被液体克制,憋屈败北。

    “强攻是可行的,为了安全,我们没有夜间急行军,足够他们追上来。”

    “是我太安全了吗?”

    正皱眉思考间,忽然,外面响起一声尖叫。

    “啊!!!”

    “保护公主!”

    蒙卡愤怒的咆哮震响甲板,军舰各处顿时脚步声“咚咚”作响,隔着房门,似乎有无数只耗子在墙壁缝隙乱爬。

    蓦然间,洛威特眼前一亮。

    “好计谋!”

    “不愧是尾田钦定前期智商最高的家伙!”

    ……

    萨莉·南德卡内特被刺伤了!

    惊骇的消息如狂风般席卷三艘军舰,当洛威特赶到甲板前方,这里早已被人群包裹。

    士兵们里三层外三层包围住蒙卡他们,见到洛威特到来,诧异片刻,然后露出通道。

    “卡内特酱、卡内特酱,你不要吓我!”

    人群中心,哥亚王国公主南德卡内特昏倒在地,未婚夫斯特利将她托扶在怀中,神色惊恐。

    那是不作假的惊恐!

    他有资格继承王位便是由于自己是公主的未婚夫,相当于老国王认可的继承人,如果南德卡内特死了,谁还认可他的地位?

    光养父奥特卢克三世就不会放过他!

    “唔……”

    昏迷中,公主发出一声低颤音,在她的肚子上,鲜血将白色连衣裙鹅黄的装饰染红,甲板堆积血泊。

    一把匕首插在肾脏边缘,差一点当场毙命!

    凶残至此,犯人身份呼之即出。

    “可恶的海贼!”

    斯特利长相猥琐,此刻被愤怒狰狞了面孔,更加难看。

    他抬起头来,怒火冲天:“你们怎么保护公主的,竟然让海贼摸上了船!”

    “废物,都是废物!!”

    “我要告诉父王,让你们陪葬!”

    蒙卡面红耳赤,握紧了拳头。

    实际上如果不是他听到尖叫声迅速赶到,凶手还会插第二刀,彻底抹绝南德卡内特的生机。

    但这都不是理由,在他坐镇下有人遇刺,他都脱离不了干系。

    这时,洛威特挤进人群,轻声说道。

    “且不提阁下未与公主正式完婚,这声父王有没有人认同,光是现在阁下挡着医生施救,便不禁让我怀疑……阁下的真实用意。”

    “洛威特少尉,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艾登少校大惊,连忙呵斥。

    若不是蒙卡照顾,作为少尉,洛威特应该在外围负责警戒,而不是来到这中心。

    不过洛威特无权,手下无兵员直属,旁人也找不到借口。

    “你!!”

    斯特利吓了一跳。

    他是真没发现医生来了,光顾着思考南德卡内特死后自己的王位问题,以至于耳目闭塞、思绪不宁。

    “咳咳,斯特利阁下,快让医生看看吧。”

    蒙卡咳嗽一声,插话道。

    “哦,对,快点医生!治不好她我要你的命!”

    斯特利乍然一惊,站起来表情慌张,但依旧不忘趾高气扬。

    欺负傻子真不地道。

    洛威特摇了摇头,靠近蒙卡,小声问道。

    “上校,凶手呢?”

    蒙卡闻言脸色越发难看。

    “杀了一个,逃了一个。他们一个负责望风,一个负责动手,劫走了我们的救援艇。”

    果然是克洛!

    如果说之前只是怀疑,那么这下洛威特坐实了自己的推测。

    必须要有人逃掉,他才能完成下一步计划。

    真正的刺客一般是死士,而死士,是不需要望风求生存的。

    “麻烦了……”

    洛威特叹息一句。

    “凶手之一逃掉,别说这傻子不会罢休,哥亚王国也不会善罢甘休,抓不到人……我们都有麻烦。”

    艾登少校闻言大惊,顾不得思考傻子是谁。

    “那怎么办?”

    怎么办?

    当然是派人去追,将凶手绳之以法!

    但……

    谁能确保船上只有这两名刺客?

    他们去追,又会不会中敌人的调虎离山?

    斯特利要是也出意外,啥也别说了,大家一起出海当海贼吧。

    世界政府肯定不会放过出了这种篓子的153支部,战国都保不住他们。

    洛威特没有回答,他相信蒙卡已经有了答案。

    “上校,让我带一艘军舰去追吧!”

    乔迪中校将指挥任务交给副官,来到旗舰。

    敌人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溜走的,要不是必须以王族安全优先,那名刺客根本走不远。

    瞬间爆发的混乱和王族优先的宗旨,才让敌人有了充足的时间安全逃跑。

    但那是相对的安全……军舰的速度,可不是区区救生艇能够比拟的。

    “不行!敌在暗我在明,抽掉防御力量万一被敌人大举进攻,更不安全。”

    蒙卡果断拒绝。

    没人知道敌人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暗杀还是调虎离山。

    他们一路走来全靠三艘军舰构建的火力交叉网震慑,抽掉走一艘,毫无疑问,便让敌人有更大的可能性正面强攻。

    啪!

    “什么?犯人逃走了?!”

    这时,斯特利一脸戾气,一巴掌扇在索锡少校脸上。缺乏锻炼的他手掌剧痛,但眼里凶光不减。

    “不管你们有什么借口,抓不住犯人,就全给老子等死吧!”

    堂堂少校被外人当着士兵的面打了耳光,愤怒与羞耻让索锡面红耳赤、浑身发颤。

    望着士兵们同仇敌忾、恨不得杀人的视线,蒙卡深吸口气。

    “我能信任你吗?洛威特。”

    洛威特闻言一愣。

    他都在构思语言准备揽下这个麻烦,没想到蒙卡竟然主动开口……

    是真的,没想到啊!

    抬头,洛威特和蒙卡平静对视。

    其实……

    这件事存在第三个选择。

    那就是丢一枚弃子出去,背黑锅!

    贵族的愤怒需要宣泄、政府的追究需人承担,这个目标可以是整个153支部,也可以是……

    追击不利的某一人!

    为了王族的安全,蒙卡不抽掉防守力量追击,这说得通。

    因此派出小股部队追捕凶手,这也说得通。

    然而那小股部队没有抓到犯人,这……

    就说不过去了!

    到时候一切的愤怒与指责都将落到前去抓人的负责人身上,153支部有过但无大错,能借此保全自己。

    蒙卡点名洛威特,毫无疑问,就是要洛威特扮演这个角色。

    抓到了固然可喜,甚至能借此竖立洛威特在支部的权威,解决支部日益凸显的矛盾;没抓到,那也是洛威特办事不利。

    “保证完成任务,上校!”

    洛威特的果断出乎蒙卡意料。

    但他没有迟疑,点点头。

    答应了就好。

    “去吧,挑20个小伙子,应该追得上!”

    “是!”

    说罢,洛威特转身就走。

    等他离开,乔迪中校皱眉,迟疑地开口:“上校,洛威特少尉以前……让他去追,说不定会……”

    “那样不是更好?”

    蒙卡冷冷的看着他,让乔迪中校心底发寒。

    他低下头。

    “是!”